密碼:

和中國天眼首席科學(xué)家、九三學(xué)社社員李菂一起追“星”



“我們要發(fā)現更多的脈沖星,揭示快速射電暴的起源?!盕AST首席科學(xué)家李菂接受新華訪(fǎng)談專(zhuān)訪(fǎng)時(shí)感慨地說(shuō),“現在有這么好的實(shí)驗平臺,我們有義務(wù)把它做到世界第一”。

FAST全稱(chēng)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坐落在貴州省平塘縣,形似一口大鍋,是全世界最大單口徑射電望遠鏡,有“中國天眼”之稱(chēng)。

近年來(lái),FAST進(jìn)入成果爆發(fā)期。在訪(fǎng)談中,李菂帶來(lái)了兩項新發(fā)現。他說(shuō),“這只是‘中國天眼’眾多工作中間有代表性的兩個(gè),FAST一直會(huì )帶給大家驚訝的認識”。

1000101455.jpg

“中國天眼”又有新發(fā)現

“現在研究用的大部分數據都是通過(guò)光纖傳過(guò)來(lái)的,遠程就可以進(jìn)行數據分析?!崩钋吀嬖V記者,他們現在和30個(gè)國家的科學(xué)家共享FAST觀(guān)測數據。

就在不久前,利用FAST的豐富數據,李菂帶領(lǐng)團隊提出一種全新分析框架,量化爆發(fā)事件的隨機性和混沌性,揭示快速射電暴的時(shí)間-能量表現與地震和太陽(yáng)耀斑等存在本質(zhì)區別,這種差異挑戰了快速射電暴的星震起源。

“這在探測宇宙的劇烈脈沖信號上又有了新進(jìn)展?!崩钋呎f(shuō),快速射電暴就像是宇宙在扔硬幣或者上帝在擲骰子,是隨機事件,雖然離揭開(kāi)快速射電暴的秘密還有距離,但“我們往前走了非常重要的一步”。

很多人不理解,離我們如此遙遠的事物,科學(xué)家們拼命去找,去算,去分析,到底想要找到的是什么?李菂坦言,現在看可能確實(shí)沒(méi)什么用處,但這是為未來(lái)研究做準備的?!盎A研究是一個(gè)文明延續的基本需求,如果現在不研究、不探索,我們可能會(huì )像恐龍一樣面臨無(wú)法度過(guò)的生存危機?!?/p>

1000101456.jpg

訪(fǎng)談中,李菂還帶來(lái)了一張看起來(lái)很萌的示意圖。這是研究團隊尋獲的球狀星團迄今最長(cháng)周期脈沖星。脈沖星,即會(huì )發(fā)射脈沖信號的“星星”。

“球狀星團和銀河系的年齡差不多,在球狀星團里,通過(guò)和其他恒星相互作用,脈沖星通常會(huì )越轉越快,就像兩個(gè)持刀的小人在江湖上‘打打殺殺’,現在找到的是轉得最慢的?!崩钋叡硎?,這一發(fā)現對理解球狀星團星族演化和分類(lèi)提供了新的樣本和線(xiàn)索。

“中國天眼”世界共享,全球科學(xué)家比拼“誰(shuí)學(xué)得快”

“中國天眼”英文首字母組合FAST,是“快”的意思,它的建設靈感來(lái)自于美國的阿雷西博望遠鏡,2020年正式運行至今,已進(jìn)入“多出成果”“出好成果”的階段。談起FAST以往的發(fā)現成果,李菂驕傲地說(shuō),“它超出了我們建設者和使用者的當初最美好的想象”。

在李菂眼中,正是因為以南仁東先生為代表的老一輩的科學(xué)家前瞻性地設計和建造,才有了現在這個(gè)領(lǐng)先世界的大科學(xué)裝置。從2018年接任FAST首席科學(xué)家開(kāi)始,李菂的工作就是要追趕國際前沿,這是他壓力最大也最重要的任務(wù)。因為在那一年,全世界已經(jīng)尋找到3000多顆脈沖星,這意味著(zhù)李菂要帶領(lǐng)團隊找到更多新脈沖星才會(huì )有變革性的影響。

1000101457.jpg

如何追趕?如何超越?李菂表示,“我們要創(chuàng )造新的方法和算法,在不改變整體預算和技術(shù)構架的情況下,微調設備性能,使它能夠適應前沿科學(xué)的發(fā)展”。

FAST的數據是對全球科學(xué)家開(kāi)放的,科學(xué)家們要比拼的就是“誰(shuí)學(xué)得多”“誰(shuí)學(xué)得快”。李菂并不認為數據全球開(kāi)放對他們是劣勢,“誰(shuí)能記錄它,誰(shuí)能發(fā)現它,誰(shuí)能理解它,這才是對人類(lèi)真正的貢獻”。

從0到1的原創(chuàng ),需要足夠“瘋狂”

與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樣,用“天眼”觀(guān)星的科學(xué)家,并不是真的在“看星星”,而是在辦公室從海量的數據里計算、探查。對此,李菂不覺(jué)得枯燥,反而樂(lè )在其中。

探索宇宙演變機制,一直讓李菂著(zhù)迷。在他看來(lái),每一串數據、每一張圖、每一條線(xiàn)的背后都可能是重大發(fā)現,可能是人類(lèi)以前無(wú)法想象的一個(gè)新天體。

李菂告訴記者,他曾經(jīng)看過(guò)一本書(shū),書(shū)上說(shuō)“如果你要成為專(zhuān)家,至少要經(jīng)歷一萬(wàn)個(gè)小時(shí)的訓練”。讓李菂感到慶幸的是,“我運氣比較好,一萬(wàn)小時(shí)已經(jīng)經(jīng)歷了”,剩下的人生可以盡情享受這個(gè)行業(yè)帶來(lái)的樂(lè )趣。

1000101458.jpg

任何一種從0到1的原創(chuàng ),更多需要研究人員有內驅力。李菂談到,他經(jīng)常和團隊的年輕人說(shuō),做研究規劃就要做人類(lèi)以前沒(méi)有做過(guò)的事兒。

“就像90年代,南仁東先生提出要建設‘天眼’,原創(chuàng )研究要有這種前瞻的眼光,要足夠的瘋狂,還要堅持做下去?!崩钋呎f(shuō)。

對于宇宙,人類(lèi)永遠充滿(mǎn)好奇心。談及未來(lái),李菂字句鏗鏘地告訴記者,一個(gè)新的科學(xué)裝置,一個(gè)新的探測波段,都有它的特性,有紅利期,也會(huì )遇到平臺期,只要他們這些宇宙觀(guān)測者不偷懶,就會(huì )持續有新的發(fā)現。

“現在,我們團隊正在構想一種新的‘望遠鏡’,被我們稱(chēng)為‘宇宙觸角’,目前還在設計初期,未來(lái)希望能夠做到一秒鐘拍1000張照片,這樣天上只要有任何風(fēng)吹草動(dòng),我們就能看見(jiàn)?!崩钋呅χ?zhù)說(shuō)。

(來(lái)源:新華網(wǎng)  編輯:李筱 林紫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