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碼:

科技賦能防災減災 守護巴蜀美好家園

——對話(huà)成都理工大學(xué)校長(cháng)許強


人物名片:

許強我國著(zhù)名的地質(zhì)災害防治專(zhuān)家,被業(yè)界稱(chēng)為“地災醫生”,主要從事滑坡防治研究,研究成果在汶川地震和上百處大型滑坡的應急處置和綜合防治中發(fā)揮重要作用。他主持完成國家重點(diǎn)研發(fā)計劃項目、國家973計劃課題,國家自然科學(xué)基金重大項目課題、重點(diǎn)項目等60余項,作為核心成員完成的科研成果榮獲國家科技進(jìn)步一等獎2項、二等獎1項。

今年5月12日是“5·12”汶川特大地震發(fā)生16周年。16年來(lái),我省防災減災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地震與地質(zhì)災害防治是一個(gè)長(cháng)期的課題和系統的工程,四川發(fā)生地震有什么特點(diǎn),當前地震和地質(zhì)災害防治面臨怎樣的挑戰,防災減災工作方面政府和科研院所還該如何作為?記者就此話(huà)題對話(huà)九三學(xué)社四川省委會(huì )副主委、成都理工大學(xué)校長(cháng)、地質(zhì)災害防治與地質(zhì)環(huán)境保護國家重點(diǎn)實(shí)驗室首席科學(xué)家許強。

記者:眾所周知,地處青藏高原東緣的四川省地質(zhì)地形非常特殊,既有盆地平原,又有丘陵高原,這樣的地形地貌讓我省地震災害發(fā)生具有什么特點(diǎn)?

許強:四川省中東部為四川盆地,但是盆地周緣尤其是西部三州地區以及橫斷山區被幾條河流把大山切割成高山峽谷地貌。

中國的南北向斷裂剛好從四川穿過(guò),還有一個(gè)由龍門(mén)山、安寧河、鮮水河三條斷裂構成的“Y字型”構造,歷史上,像汶川特大地震、康定和西昌等地多次發(fā)生的強震都發(fā)生主要發(fā)生在這些主斷裂帶上。

同時(shí),四川西部的高山峽谷中又分布有眾多像丹巴、雅江這樣的四面環(huán)山的城鎮,這樣在地震過(guò)程中產(chǎn)生的崩塌滑坡等地震災害就會(huì )在短時(shí)間內導致人員傷亡和財產(chǎn)損失。據統計,汶川特大地震中,大約有三分之一的人員傷亡是同震地質(zhì)災害造成的,這是四川地震災害的一大特點(diǎn)。

其次是地震災害產(chǎn)生的石頭、泥沙、倒塌的樹(shù)木等松散固體物源,在遭遇強降雨后很容易轉化成山洪泥石流災害。汶川特大地震新增松散固體物源量估計達100億立方米。汶川地震后在映秀、清平、北川、龍池等極重災區先后多次發(fā)生過(guò)特大型泥石流就是典型例證。因此,震后幾年最大的災害隱患就是泥石流。同時(shí),在地震過(guò)程中大量的山體被震裂松動(dòng),在降雨的誘發(fā)下也很容易產(chǎn)生小規模的山體滑坡,危及坡腳房屋安全。此外,大量松散固體物源通過(guò)降雨形成的地表水流搬運到主河道,導致河道淤埋抬升,河床高程抬高,降雨期間更容易產(chǎn)生洪澇災害。

這就是四川地震地質(zhì)災害最主要的幾個(gè)特征,并且具有長(cháng)期效應,像汶川特大地震,用了10年的時(shí)間才基本消停,所以地震的影響是很長(cháng)的。

記者:從科學(xué)技術(shù)角度來(lái)說(shuō),當前預測包括地震產(chǎn)生的次生災害在內的地質(zhì)災害發(fā)生有什么手段?還存在什么困難和挑戰?

許強:從技術(shù)出發(fā),地質(zhì)災害防治就是一個(gè)研究原理、發(fā)現隱患、監測隱患、發(fā)布預警的過(guò)程。首先得把地質(zhì)災害形成和致災的內在原理研究清楚,在此基礎上想辦法提前識別和發(fā)現隱患,然后在隱患點(diǎn)布設專(zhuān)業(yè)監測設備或讓當地的老百姓實(shí)施“群測群防”,一旦出現成災征兆及時(shí)發(fā)布預警信息,組織受威脅對象及時(shí)撤離,保證安全。

我省西部高山峽谷區地質(zhì)災害具有“高位、高隱蔽性”特點(diǎn),傳統的調查、排查手段已遇到不小的困難,為此,在2017年茂縣新磨村滑坡發(fā)生后,我們提出構建了天-空-地-內一體化的“三查”體系(即由光學(xué)遙感+合成孔徑雷達(InSAR)為主要手段的“普查”;由無(wú)人機三維攝影測量+三維激光掃描(LiDAR)為主要手段的“祥查”;以及由地面地質(zhì)調查與專(zhuān)業(yè)監測為主要手段的“核查”),在包括我省在內的全國高地質(zhì)災害風(fēng)險區得到了全面的推廣應用,自然資源部為此啟動(dòng)了專(zhuān)題項目,對全國400余萬(wàn)平方千米的高地質(zhì)災害風(fēng)險區實(shí)施了新一輪的普查,發(fā)現新的地災隱患點(diǎn)數萬(wàn)處。利用“三查”體系,還可實(shí)現對重點(diǎn)地災隱患點(diǎn)實(shí)施全天候的監測,結合“地質(zhì)災害實(shí)時(shí)監測預警系統”,已實(shí)現了對我省地質(zhì)災害隱患點(diǎn)全天候的實(shí)時(shí)監測預警。

但是,因為地質(zhì)災害的發(fā)生具有群發(fā)性、突發(fā)性等特點(diǎn),尤其是小規模地質(zhì)災害的發(fā)生具有明顯的不確定性,目前還難以提前知道其究竟會(huì )在哪發(fā)生?具體什么時(shí)候會(huì )發(fā)生?比如,一場(chǎng)強降雨可能誘發(fā)成百上千,甚至成千上萬(wàn)處地質(zhì)災害,這些災害點(diǎn)在降雨前并無(wú)明顯的成災跡象,就在降雨過(guò)程中啟動(dòng)并快速發(fā)生,因此很難提前去識別和布設專(zhuān)業(yè)監測設備。地質(zhì)災害的這些性質(zhì)致使防災減災工作仍然面臨較大的難度和挑戰,目前的做法是通過(guò)氣象預警撤離強降雨區的受地質(zhì)災害隱患威脅的群眾。但是,當前氣象預警的精準度并不高,況且很多中小規模的地災隱患還并不能完全識別出來(lái),因此常導致撤離的地方不發(fā)生災害,未撤離的地方卻發(fā)生了“意料之外”的地質(zhì)災害,真是有些“防不勝防”。

記者:針對這些地質(zhì)災害,作為政府和相關(guān)職能部門(mén)該如何提升科技對防災減災的貢獻率,科研院所又應該做什么?

許強:我省各級黨委政府一直非常重視防災減災工作,對科學(xué)技術(shù)在防災減災中的運用也很重視并在實(shí)踐中取得較大成效。當然,個(gè)人認為也還有不少值得提升的空間。首先是在思想上要進(jìn)一步貫徹落實(shí)防災減災法律法規,強化安全意識、責任意識。其次在機制上調整完善,形成合力。比如針對泥石流和山地滑坡,由于科技發(fā)展,當前氣象預警精度也在不斷提高,但通過(guò)統一平臺實(shí)現數據共享的范圍和層級還有待提升。在此基礎上,氣象預警部門(mén)還要跟地質(zhì)災害防治部門(mén)形成聯(lián)動(dòng),確保氣象數據即刻與地質(zhì)災害防治信息疊加,為決策機關(guān)提前預防預警提供精準數據參考和技術(shù)支撐。第三要加強多部門(mén)聯(lián)動(dòng)、多災種聯(lián)合監測預警,確保統籌應對一區域多種次生災害交織發(fā)生的情況。

當前,針對防災減災科技運用,我省科研院所正在努力攻克強降雨誘發(fā)下的群發(fā)性突發(fā)性災害的提前識別和精準預警問(wèn)題,除現在的遙感測繪和監測技術(shù)之外,人工智能也正運用在防災減災技術(shù)中?,F在正在全力攻關(guān)的另外一個(gè)“硬骨頭”就是地震預報,地震發(fā)生之前一定會(huì )有前兆,利用現在的天-空-地-內一體化的監測體系,再加上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捕捉這些地震前兆信息,個(gè)人認為有望在10-20年內實(shí)現更有現實(shí)價(jià)值的地震預報。

記者:地震發(fā)生后,受地震地質(zhì)災害威脅的人民群眾和基層組織該怎么做,才能盡量減少生命財產(chǎn)損失?

許強:當前,當汛期來(lái)臨或者突發(fā)地震后,各級政府都會(huì )通過(guò)手機或各種媒體平臺發(fā)布地質(zhì)預警和地質(zhì)災害氣象預警信息,群眾應該高度重視政府發(fā)布的災害預警信息,在心態(tài)上、物資上、行動(dòng)上做好準備,聽(tīng)從基層組織的安排和指揮,積極應對可能出現的威脅。

基層干部要帶領(lǐng)群眾定期或不定期開(kāi)展應急演練,基層組織開(kāi)展防災減災科普宣傳,比如地震來(lái)臨怎么避險,洪水來(lái)了咋個(gè)跑,特別在地質(zhì)災害頻發(fā)地區,應該做到家喻戶(hù)曉。

另外,縱觀(guān)近幾年幾起重大地質(zhì)災害事故,在建工地是被相對忽略的場(chǎng)所,在建工地管理人員和工人的防災避險意識還相對薄弱,甚至在收到預警信息都不撤離。因此,要做好在建工地地災科普教育,采取嚴格的管理措施,確保人員生命安全。(作者:四川日報社 陳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