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碼:

100年了!這個(gè)名字,依舊閃耀


“一不為己,二不為名”


他為核事業(yè)奮斗了一輩子


他帶領(lǐng)的團隊

搞出了原子彈、氫彈

讓中國人“腰板兒硬起來(lái)”

他卻謙虛總結自己

“只不過(guò)是做了

一小部分應該的工作”


今天,是他誕辰百年的日子

讓我們一起緬懷

“兩彈元勛”

鄧稼先


圖片



“娃娃博士”
毅然回國,論文也沒(méi)帶


1948年,鄧稼先24歲

憑借西南聯(lián)合大學(xué)的本科學(xué)歷

進(jìn)入美國普渡大學(xué)物理系

僅用一年零十一個(gè)月

就獲得博士學(xué)位


圖片


這顆學(xué)術(shù)新星

謝絕了歐美學(xué)術(shù)場(chǎng)的邀請

在獲得學(xué)位后的第九天

連博士論文都來(lái)不及帶

毅然啟程回國

那年,他26歲

人稱(chēng)“娃娃博士”


圖片

鄧稼先(末排右二)和一眾愛(ài)國青年在輪船上合影


“為它死了也值得!”


1958年,錢(qián)三強找鄧稼先談話(huà)

神秘地說(shuō)“我們要放個(gè)大炮仗”

鄧稼先心領(lǐng)神會(huì )


圖片

接到任務(wù)后的鄧稼先,特地去拍了張全家福


加入這項計劃

意味著(zhù)隱姓埋名——

不能向家人透露自己的工作

不能發(fā)表學(xué)術(shù)成果

謝絕一切公開(kāi)名利

當晚,他輾轉反側,對愛(ài)人說(shuō)

“我的生命就獻給未來(lái)的工作了

做好了這件事

我這一生過(guò)得就很有意義

就是為它死了也值得!

那年,他34歲



原子彈爆炸當晚
收到母親病危的電報



搞原子彈,理論設計是第一步

鄧稼先肩扛這份重擔

技術(shù)封鎖?他編寫(xiě)教材

數據缺失?他手動(dòng)驗算

1964年10月16日

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


圖片


在核基地狂喜的氛圍中

鄧稼先卻得知了

母親病危的消息

他被推上吉普車(chē)

兩位司機接力駕駛

爭分奪秒把他送到機場(chǎng)

在母親的病床前

他握著(zhù)那份

刊登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的號外

可他卻什么都不能說(shuō)

那年,他40歲



身先士卒,嘔心瀝血


原子彈爆炸后

鄧稼先又投入到氫彈研究的工作上

從原子彈到氫彈爆炸試驗成功

我國僅用時(shí)兩年零八個(gè)月


圖片

鄧稼先和于敏


在一次航空投彈試驗中

載有彈頭的降落傘沒(méi)有打開(kāi)

彈頭直接從高空砸在戈壁

為了排除核泄漏隱患

鄧稼先穿上防化服

要求所有人退后

用手捧起碎片查看

他很清楚

接觸放射性物質(zhì)

意味著(zhù)身體承受巨量輻射


圖片

鄧稼先(左)與同事合影


幾天后

他幾乎所有的身體化驗指標都異常

妻子跺著(zhù)腳要他養病

他還是西行,返回工作一線(xiàn)

抓緊攻克中子彈工程


圖片

1981年,鄧稼先在杭州西湖錦帶橋合影留念



“我請兩個(gè)小時(shí)假來(lái)看病的”



1985年夏天,鄧稼先61歲

由于身體虛弱

被勒令去醫院檢查

醫生質(zhì)問(wèn)

“你早干什么了?”

鄧稼先很無(wú)辜

“我請兩個(gè)小時(shí)假來(lái)看病的”

——他還想回去工作


妻子清楚記得

“一年365天,他從住院到‘走’

——363天”

363天里,他疼痛不止

止痛針從每天一針

逐漸變成一小時(shí)一針


圖片

1986年6月,鄧稼先在醫院與來(lái)訪(fǎng)的楊振寧合影


有時(shí),他虛弱得

連握鋼筆的力氣都沒(méi)有

即便這樣

他還是心系中國的核事業(yè)

在住院期間起草了一份

關(guān)于中國核武器發(fā)展規劃的建議書(shū)

他自己倒不覺(jué)得什么

“雖身患癌癥,而矢志不移

盡量做些力所能及的科研工作”


圖片

1986年7月17日,鄧稼先在病房里接受了全國勞模獎?wù)?,并將獎?wù)屡宕髟谛厍?。新華社記者 王新慶 攝


1985年國慶,鄧稼先住院期間

執意從醫院“溜”出來(lái)

乘公交車(chē)到天安門(mén)廣場(chǎng)

在國旗下

他對警衛員說(shuō)

“到新中國成立一百周年的時(shí)候

你都84歲了

那時(shí),我們國家富強了

你可一定來(lái)看我啊 ”



圖片
1986年6月23日出刊的《瞭望》周刊,破例在首欄刊出稿件《“兩彈”元勛鄧稼先》,這是鄧稼先的事跡首次解密公開(kāi)


1986年7月29日

鄧稼先逝世,享年62歲

他把一生幾乎都奉獻給了

中國的“兩彈一星”事業(yè)

早已將自己的信念和祖國的命運

牢牢綁在了一起


圖片


鄧稼先曾問(wèn)

“再過(guò)幾十年

還有人記得我們嗎?”

今天

在他誕辰一百周年的日子

讓我們鄭重回答


我們永遠不會(huì )忘記!


干驚天動(dòng)地事

做隱姓埋名人

向鄧稼先致敬!






(來(lái)源:新華網(wǎng)微信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