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碼:

朱邦芬院士憶黃昆:越偉大,越純潔


導 讀:

“黃昆經(jīng)常說(shuō),基礎研究也要算一算投入產(chǎn)出,算一算你為這篇研究論文所花的錢(qián)值不值。”

“他對有些人只是依靠進(jìn)口的洋設備,做些測量工作,很不以為然。”

“黃昆先生這輩子就申請過(guò)一次國家自然科學(xué)基金。1986年他帶了半導體所理論組一共十幾個(gè)人,申請了3年一共6萬(wàn)塊錢(qián)的經(jīng)費。他特別珍惜國家的錢(qián),但花自己錢(qián)卻不太在乎。”

“他非常不贊成有的人文章發(fā)表了許多篇,卻沒(méi)有真正解決一個(gè)問(wèn)題。”

“黃昆從來(lái)認為自己只是一個(gè)兵,不是什么科學(xué)研究的將帥之才。”

“剛當所長(cháng)時(shí),半導體所亟需一位英語(yǔ)口語(yǔ)教師,有人建議把他的夫人李?lèi)?ài)扶從北大調來(lái),因為她是一位理想的英語(yǔ)教師。黃昆堅決反對自己的親屬在自己領(lǐng)導下工作,認為至少應該避嫌。”

……

黃昆(1919年—2005年)

1941年畢業(yè)于燕京大學(xué)物理系;1942年考取西南聯(lián)大理論物理研究生,師從物理學(xué)家吳大猷。1947年獲英國布里斯托大學(xué)博士學(xué)位,而后在愛(ài)丁堡大學(xué)、利物浦大學(xué)從事研究工作。1951年回國,在北大物理系教書(shū);自1977年起,先后任中科院半導體所所長(cháng)、名譽(yù)所長(cháng);2001年,獲國家最高科技獎。

黃昆從理論上預言了與晶格中雜質(zhì)有關(guān)的X光漫散射,后被稱(chēng)為“黃散射”;

與愛(ài)丁堡大學(xué)教授玻恩合著(zhù)的《晶格動(dòng)力學(xué)》,至今仍是固體物理學(xué)領(lǐng)域的權威著(zhù)作;

與夫人A.Rhys(李?lèi)?ài)扶)一起提出了多聲子輻射和無(wú)輻射躍遷的量子理論,以“黃—里斯因子”著(zhù)稱(chēng)于世;

提出了晶體中聲子與電磁波的耦合振蕩模式,當時(shí)提出的方程被稱(chēng)為“黃方程”;

與朱邦芬院士一起確立了半導體超晶格光學(xué)聲子模式的理論,被國際學(xué)術(shù)界命名為“黃—朱模型”。

今年是中科院院士、中國半導體技術(shù)奠基人、2001年度國家最高科技獎獲得者、九三學(xué)社社員黃昆誕辰100周年。

在7月10日舉辦的第22屆全國半導體物理學(xué)術(shù)會(huì )議上,中科院院士、清華大學(xué)教授朱邦芬作了題為《一個(gè)大寫(xiě)的人和中國半導體物理及固體物理的奠基人——紀念黃昆先生百年誕辰》的報告,回憶了黃昆先生做學(xué)問(wèn)、做事、做人的點(diǎn)點(diǎn)滴滴。

“基礎研究也要算一算投入產(chǎn)出”

“黃昆經(jīng)常說(shuō),基礎研究也要算一算投入產(chǎn)出,算一算你為這篇研究論文所花的錢(qián)值不值。”朱邦芬回憶道。

黃昆每經(jīng)手一筆較大的科研經(jīng)費,都如履薄冰、睡不踏實(shí),生怕浪費了人民辛辛苦苦省下來(lái)的血汗錢(qián)。他堅決反對有的人抱著(zhù)“國家的錢(qián)不花白不花”的態(tài)度,大手大腳浪費國家有限的科研經(jīng)費。

朱邦芬說(shuō),黃昆特別欣賞實(shí)驗人員在自己獨特想法的基礎上,自力更生、因陋就簡(jiǎn)地搭建實(shí)驗裝置,然后作出有創(chuàng )造性的研究成果。

他對有些人只是依靠進(jìn)口的洋設備,做些測量工作,很不以為然。他的一個(gè)樸素的信念是“做基礎研究,花了錢(qián)就應該相應在科學(xué)上作出貢獻”。

“黃昆先生這輩子就申請過(guò)一次國家自然科學(xué)基金。1986年他帶了半導體所理論組一共十幾個(gè)人,申請了3年一共6萬(wàn)塊錢(qián)的經(jīng)費。他特別珍惜國家的錢(qián),但花自己錢(qián)卻不太在乎。”朱邦芬說(shuō)。

“和他關(guān)系越密切,‘吃虧’越大”

報告會(huì )上,朱邦芬說(shuō),黃昆考慮問(wèn)題總是從全局利益和合理的布局出發(fā),從不為本單位、本部門(mén)謀取不合理的科研經(jīng)費和設備。

因此,和他關(guān)系越密切,往往“吃虧”越大。

黃昆在評價(jià)一個(gè)人時(shí),從不以這個(gè)人與自己的關(guān)系親疏為轉移;相反,他往往對與自己關(guān)系越密切的人,要求越嚴格。

據朱邦芬回憶,黃昆擔任評委工作時(shí),不管是評獎還是評經(jīng)費,毫無(wú)國內某些人的門(mén)戶(hù)意識,也不為本單位、小團體爭什么利益。黃昆很少給人寫(xiě)推薦信,一旦要寫(xiě)他都親自動(dòng)筆,所寫(xiě)意見(jiàn)實(shí)事求是,吝于夸大之辭。

黃昆審稿和審查研究生論文時(shí)也十分認真,把這看作是擴大自己知識面的機會(huì ),同時(shí)他往往會(huì )不客氣地寫(xiě)上自己的批評意見(jiàn)。

有一位研究生在自己的博士論文中,對自己工作在學(xué)術(shù)上的意義吹得過(guò)高,黃昆毫不留情地指出,這是學(xué)風(fēng)問(wèn)題,并要他的導師對此引起注意,加強對學(xué)生的教育。

“黃昆先生發(fā)表的文章不算多,反對灌水”

朱邦芬說(shuō):“黃昆先生發(fā)表的文章不算多,反對灌水,他覺(jué)得意思不大的一些著(zhù)作往往被他自己束之高閣。他強調,研究工作不能安于修修補補,以數量取勝,而要真正在科學(xué)上解決問(wèn)題。”

黃昆主張每篇論文都要實(shí)實(shí)在在地解決一個(gè)或幾個(gè)物理問(wèn)題。他非常不贊成有的人文章發(fā)表了許多篇,卻沒(méi)有真正解決一個(gè)科學(xué)問(wèn)題。

黃昆回國前,在英國6年發(fā)表論文十幾篇,還基本上完成一本專(zhuān)著(zhù),這在當時(shí)被認為是異乎尋常的高產(chǎn)。他認為,一個(gè)理論物理學(xué)家,必須要全力以赴,一年才能完成二到三項研究,自己在英國6年的研究,是盡了全力的。

“相反,國內許多人一年完成十幾乃至幾十篇論文,他一方面對這些人的干勁很佩服,另一方面,對這些論文的學(xué)術(shù)上真正的含金量,存有疑問(wèn)。”朱邦芬說(shuō)。

中國半導體物理的兩位先驅?zhuān)S昆和謝希德

黃昆做研究,喜歡事必躬親。

國內流行一種說(shuō)法,科學(xué)家有多種類(lèi)型:有的人是帥才,有戰略眼光,能組織大兵團作戰;有的人是將才,能帶領(lǐng)一批人攻克難關(guān);有的人是兵,只能自己一個(gè)人或一個(gè)小組,在第一線(xiàn)沖鋒陷陣。

朱邦芬表示,黃昆從來(lái)認為自己只是一個(gè)兵,不是什么科學(xué)研究的將帥之才。

他覺(jué)得,如果自己不深入思考一個(gè)具體的科學(xué)問(wèn)題,如果不親自動(dòng)手算點(diǎn)東西,腦筋就開(kāi)動(dòng)不起來(lái),很難做出什么有創(chuàng )新性的成果,也根本無(wú)法看清學(xué)科的發(fā)展趨勢。

“拒絕署名,認為自己沒(méi)做具體研究”

“多量子阱系統中光學(xué)聲子拉曼散射的微觀(guān)理論”這項研究,題目是朱邦芬提出來(lái)的。后來(lái)黃昆和朱邦芬各用一種方式進(jìn)行了推導,最后由黃昆撰寫(xiě)論文。

“他用家里的打字機打了40多頁(yè),把我的名字放在第一作者,自己的名字放在最后,當時(shí)凝聚態(tài)物理界并不流行通訊作者的說(shuō)法。他認為這項研究是我提出來(lái)的,并作了主要推導工作,只是在最后投稿的時(shí)候我把他的名字提到前面了。”朱邦芬說(shuō)。

另一篇論文“超晶格中的光學(xué)聲子”一文,是朱邦芬根據黃昆1950年的一個(gè)模型做的。

其間,黃昆多次參加討論,并對初稿多次仔細修改,但在自己名字上打了一個(gè)叉,拒絕署名,認為自己沒(méi)做具體研究。

朱邦芬還回憶道,半導體研究所物理室有一項研究成果“砷化鎵中氮及氮—氮對束縛激子的壓力行為”,實(shí)驗和理論都是在黃昆的倡導和支持下作的,特別是理論研究,主要是黃昆指導學(xué)生做的。

這項工作做得較好,作為1985年半導體所成果上報,獲得了中國科學(xué)院科技進(jìn)步獎。但是,黃昆自始至終堅持不讓寫(xiě)上他的名字。

“律己極嚴,對夫人也要求嚴格”

在朱邦芬看來(lái),黃昆對自己要求嚴格,從不占國家一絲一毫便宜。他自己支付了大量國內外工作信函的郵資,從不領(lǐng)取出國的制裝費和補助費;他因私事不得不打電話(huà)和用車(chē)時(shí),必定交費。

作為1955年中國科學(xué)院學(xué)部委員,按規定可以定級為“一級教授”,但黃昆主動(dòng)要求自己定為“二級教授”,覺(jué)得自己與饒毓泰、葉企孫、周培源、王竹溪等老師拿同樣的工資,于心不安。

1984年,黃昆作為“斯諾教授”訪(fǎng)美。他省吃?xún)€用,將外方資助生活費節余的錢(qián)購買(mǎi)了一臺全自動(dòng)幻燈機及調壓器,給半導體所對外學(xué)術(shù)交流用。

1986年2月,德國馬普學(xué)會(huì )固體物理研究所舉辦慶祝弗洛利希八十壽辰學(xué)術(shù)會(huì )議,邀請黃昆參加,并提供他500馬克生活貴。

結果,黃昆把結余的近400馬克買(mǎi)了一臺電子打字機,供研究所外事處的同志工作用。

黃昆不僅對自己要求十分嚴格,對他的夫人李?lèi)?ài)扶也是這樣。剛當所長(cháng)時(shí),半導體所亟需一位英語(yǔ)口語(yǔ)教師,有人提議把李?lèi)?ài)扶從北大調來(lái),因為她是一位理想的英語(yǔ)教師。

黃昆堅決反對自己的親屬在自己領(lǐng)導下工作,認為至少應該避嫌。

“生活簡(jiǎn)樸,醬豆腐是黃昆夫人吃飯的‘保留菜’”

朱邦芬說(shuō),黃昆一直過(guò)著(zhù)簡(jiǎn)樸的生活,他家是一套60平米小三室的單元房子,地面是水泥磚,沒(méi)有任何鋪設。

大間房間的面積約18平方米,是他們的客廳、臥室兼黃昆的辦公室。房間很擠,放著(zhù)一張雙人床、兩個(gè)簡(jiǎn)易沙發(fā)、一個(gè)油漆早已斑駁脫落的舊寫(xiě)字臺和兩個(gè)小書(shū)架。

“黃昆家中的‘自由’空間狹小,每次我去黃先生家里,坐在簡(jiǎn)易沙發(fā)上時(shí),李先生就坐在黃昆寫(xiě)字桌旁的椅子上。當客人多于倆人時(shí),他們的床上就得坐人了。”朱邦芬回憶。

有段時(shí)間,為了接待幾位老同學(xué)來(lái)家里聚會(huì ),他們想方設法,把雙人床的四條腿用木板墊上,木板下面安上滾輪,等客人來(lái)時(shí),把床推到一邊,騰出待客的地方。

當問(wèn)他們?yōu)槭裁慈宰≡?0年代修建的狹小而陳舊的房子中時(shí),李?lèi)?ài)扶總用她那略帶英國口音的普通話(huà)說(shuō):“只要我們住著(zhù)舒服就行。”

他們對飲食很不講究。上世紀90年代,李?lèi)?ài)扶比較注意黃昆的營(yíng)養,每頓正餐一般是一葷一素一湯。葷菜常常是燒一鍋紅燒肉,吃上幾天。湯經(jīng)常是西式的素菜濃湯,把土豆、胡蘿卜等用食品加工機攪碎,加上西紅柿等熬湯。

朱邦芬好幾次看到醬豆腐是李?lèi)?ài)扶吃飯的“保留菜”,菜不夠時(shí)就吃醬豆腐。

愛(ài)因斯坦曾說(shuō),第一流科學(xué)家對于時(shí)代和歷史的意義,在其道德品質(zhì)方面也許比單純的才智成就方面還要大。

報告會(huì )快結束時(shí),朱邦芬同樣用這句話(huà)評價(jià)黃昆。

“意志純潔、公正不阿的判斷、珍惜國家科研經(jīng)費、極端的謙虛、學(xué)風(fēng)純正、律己極嚴、生活上特別容易滿(mǎn)足、在任何時(shí)候都意識到自己是社會(huì )的公仆,所有這一切都難得地集中在一個(gè)人的身上,這就是黃昆。”朱邦芬說(shuō)。(本文轉載自科學(xué)網(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