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碼:

沉痛哀悼!我國“冷擠壓技術(shù)之父”阮雪榆院士!


九三學(xué)社社員、中國工程院院士阮雪榆。

他是中國工程院的首批院士、我國冷擠壓技術(shù)的開(kāi)拓者、著(zhù)名的塑性成形與數字化制造專(zhuān)家。

他出生于國家危難之際,父母把雪國恥之志寫(xiě)入他的名字中。

他就是阮雪榆院士。

2月3日,他因病在滬逝世。

黨和國家領(lǐng)導人習近平、胡錦濤、丁仲禮、尤權對他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

九三學(xué)社中央主席武維華發(fā)來(lái)唁電,稱(chēng)他為“我國科技界知識分子的優(yōu)秀代表”。

 

阮雪榆祖籍廣東中山,出生在上海靜安寺路(現名南京西路)一幢幽靜的別墅內,時(shí)值日軍侵占我國山海關(guān)之時(shí),山海關(guān)又名榆關(guān),取名“雪榆”,乃寄寓雪榆關(guān)恥辱之意。

阮雪榆高一時(shí)轉入了上海南洋模范中學(xué),著(zhù)名的教育家、時(shí)任南洋模范中學(xué)教師的趙憲初教授他三角課程,趙老師的嚴格教風(fēng)和教學(xué)方法使阮雪榆終身受益。 1950年,阮雪榆考入交通大學(xué)機械工程系,又遇上了一位好老師——莊禮庭教授,莊教授不僅在業(yè)務(wù)上對其嚴格要求,更在生活上、思想上對其關(guān)懷備至。阮雪榆一直心存感激。“我的治學(xué)態(tài)度和研究方法都得益于莊教授的指導。”

“趁熱打鐵”是鍛造的基本概念。但這種工藝費時(shí)、費力,而且加工出的產(chǎn)品質(zhì)量難以提高。1958年后,阮雪榆轉入冷擠壓技術(shù)研究,他反其道而行之,用“趁冷打鐵”的冷鍛技術(shù)(即冷擠壓技術(shù)),使產(chǎn)品加工不僅省時(shí)、省力、省料、而且質(zhì)量也大大提高。

憑借著(zhù)扎實(shí)的機械學(xué)、力學(xué)、材料學(xué)等基本知識,阮雪榆成功地在有色金屬冷鍛的基礎上,在國內首先研究成功黑色金屬冷擠壓技術(shù),在國際上首先提出了冷擠壓 許用變形程度理論,為我國建立完整的冷擠壓工藝理論體系做出了重要貢獻,成為我國冷擠壓技術(shù)的開(kāi)拓者之一。他還編著(zhù)出版了“冷擠壓技術(shù)”等4部共100余 萬(wàn)字的專(zhuān)著(zhù)。

”我至今做了兩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冷擠壓,就是冷鍛。五十年前,我從事冷鍛的技術(shù)研究。1959年,我26歲開(kāi)始從事這方面的研究,通過(guò)對國內外有關(guān)知識 的學(xué)習,于1963年出了一本24萬(wàn)字的《冷鍛技術(shù)》,兵器部學(xué)校工作的一些老同志說(shuō)兵器部的很多產(chǎn)品的快速生產(chǎn)都是與這本書(shū)有很大關(guān)系的。第二件事就是 我建立了一個(gè)數字化制造技術(shù)的平臺,這個(gè)平臺擁有很多年輕的科技工作者。“阮雪榆說(shuō)。

1978年,“冷擠壓技術(shù)”研究成果獲全國科學(xué)大會(huì )的獎勵,他被國內同行推崇為我國的“冷擠壓技術(shù)之父”。

20世紀70年代末,國內紛紛效法從事冷擠壓技術(shù)時(shí),阮雪榆及時(shí)地轉移到模具技術(shù)的開(kāi)發(fā)上來(lái)。1983年,他在上海交大、二輕局和上海市領(lǐng)導的支持下,成功地建立了“上海模具技術(shù)研究所”。

上世紀80年代初,用計算機進(jìn)行模具設計在世界上還是“小荷才露尖尖角”,而阮雪榆則看準了計算機輔助設計將是今后行業(yè)發(fā)展的方向,冒著(zhù)風(fēng)險向銀行申請并獲得了99萬(wàn)美元的貸款,購置了當時(shí)最先進(jìn)的計算機和最新的設計軟件。

其后的幾年,阮雪榆和他的同事在模具CAD/CAM/CAE領(lǐng)域,開(kāi)展了圖形技術(shù)、數值模擬和人工智能等多方面的研究,在國際上首次研究成功集多域、動(dòng) 態(tài)、隨機、集成和智能為一體的智能注塑模設計系統,獲得上海市科技進(jìn)步獎一等獎、輕工業(yè)部科技進(jìn)步獎二等獎和兩次國家科技進(jìn)步獎三等獎,并產(chǎn)生了巨大的經(jīng) 濟效益。

1995年,國家批準在上海模具技術(shù)研究所的基礎上大規模投入,建立模具CAD國家工程研究中心,2001年又在研究中心的基礎上,成立國家數字化制造動(dòng)員中心和國家模具動(dòng)員中心,阮雪榆任主任。

“我從來(lái)沒(méi)想過(guò)要當院士,也沒(méi)想過(guò)能成為院士,我一生都只想要努力工作,做出自己所有的貢獻。后來(lái),1994年我當選了中國工程院的首批院士,我感到這是國家給我的一種責任,不僅僅是一種榮譽(yù),而是責任更加重大了。”阮雪榆說(shuō)。

恢復高考后,阮雪榆為學(xué)生授課。

在阮雪榆眼中,嚴謹的科學(xué)態(tài)度對科學(xué)的發(fā)展至關(guān)重要。

他曾經(jīng)在和學(xué)生交流時(shí)講過(guò)一個(gè)故事。“我遇到一個(gè)博士生,理論推導的結果與實(shí)驗的結果相差一倍,想用一個(gè)系數來(lái)解決這個(gè)誤差,我直接指出必須認真遵守學(xué) 術(shù)嚴謹的規則。我們對待科學(xué)一定要嚴謹,這是至關(guān)重要的。”而他對學(xué)生的嚴格要求,來(lái)自于他中學(xué)時(shí)代的一名物理教師,“他曾要求我擦黑板,我就簡(jiǎn)單地擦了 幾下,結果老師要求我必須徹底把它擦干凈。正因為這位老師嚴格要求,影響了我的一生。所以,我認為我對學(xué)生的嚴格要求就是一種‘道’。”

作為一名老師,阮雪榆認為,教育的目的是“傳道、授業(yè)、解惑”,傳道是要教育學(xué)生有修養,有品德。阮雪榆曾經(jīng)因一位博士生對待博士論文及答辯有關(guān)事宜不 認真,不嚴謹,嚴厲批評了他,并要求其必須返校認真做好有關(guān)工作。若干年后,這位博士生說(shuō):“您對我的嚴格要求,是我受益終生的。”

“傳道”又不僅包括道德教育,還有方法的傳授。阮雪榆認為,好的學(xué)生不能僅靠死記硬背,更要注意學(xué)習方法。他說(shuō),在大學(xué)階段的四年,學(xué)習科學(xué)知識是基礎,但更重要的是學(xué)習方法。

“學(xué)問(wèn)、學(xué)問(wèn),不僅要學(xué),更要問(wèn);有問(wèn),則有悟;大問(wèn)則大悟”,阮雪榆他鼓勵學(xué)生敢于創(chuàng )新,“想別人不敢想的事,做別人不敢做的事”。他曾說(shuō):“將來(lái)你 們的貢獻不是學(xué)什么就做什么,而是要開(kāi)創(chuàng ),你們必定能‘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他也多次教導學(xué)生,“希望你們能立足于做一個(gè)平凡的人,求不同,求創(chuàng )新!”

阮雪榆院士

1933年1月生于上海。

1953年畢業(yè)于交通大學(xué)機械工程系并留校任教。

1954年11月至1956年1月在清華大學(xué)機械系進(jìn)修。

1958年在交通大學(xué)(西安)任教。

1959年起在交通大學(xué)(上海)、上海交通大學(xué)任教。

1978年被評為全國科技先進(jìn)個(gè)人,獲得全國科學(xué)大會(huì )的獎勵。

1980年由講師破格晉升為教授。

1983年在上海交通大學(xué)、上海市第二輕工業(yè)局和上海市科學(xué)技術(shù)委員會(huì )的支持下,組建上海模具技術(shù)研究所并任所長(cháng),同年加入九三學(xué)社。

1994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1995年領(lǐng)銜申請的模具CAD國家工程研究中心獲批建設并擔任主任。

1997年當選為九三學(xué)社第十屆中央委員會(huì )委員。

2001年領(lǐng)銜申請的國家數字化制造動(dòng)員中心、國家模具動(dòng)員中心獲批建設并擔任主任。

擔任第五屆全國政協(xié)委員,并多次擔任上海市政協(xié)常委。

作為塑性加工領(lǐng)域的一代大師,阮雪榆院士培養了一大批塑性成形和數字化制造領(lǐng)域的學(xué)術(shù)骨干和技術(shù)專(zhuān)家,為推進(jìn)我國塑性成形與數字化制造技術(shù)的進(jìn)步和人才培養做出了卓越貢獻。

阮老,走好!

(九三學(xué)社上海市委員會(hu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