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碼:

顯微鏡下的大寫(xiě)人生


編者按:動(dòng)物學(xué)家王家楫是中國科學(xué)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首任所長(cháng)。1952年加入九三學(xué)社。九三學(xué)社第三、四屆中央委員會(huì )委員,第五屆中央委員會(huì )常委。1954年,為解決全國人民吃魚(yú)難的問(wèn)題,水生所遷至湖北武漢,王家楫一直擔任所長(cháng)直至去世,為中國水生生物學(xué)的發(fā)展和研究所的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 。2018年5月5日,是王家楫院士誕辰120周年紀念日,借以此文,紀念王先生。

中國原生動(dòng)物學(xué)的開(kāi)拓者

王家楫,號仲濟,1898年5月5日出生于江蘇省奉賢縣的一個(gè)書(shū)香之家,父親王渭是清光緒五年舉人,曾任奉賢縣沙地局局長(cháng),兼任肇文書(shū)院校長(cháng)和同善堂董事,他深慮“國勢孱弱”,寄望讀書(shū)人“學(xué)以經(jīng)士”,以報效國家造福桑梓。父親的開(kāi)拓精神、嚴謹作風(fēng)和對新生事物的開(kāi)明態(tài)度,深刻影響著(zhù)王家楫的一生。

1917年7月,王家楫進(jìn)入南京高等師范學(xué)院專(zhuān)攻農學(xué),受教于我國近代動(dòng)物學(xué)研究的創(chuàng )導人秉志先生。王家楫曾回憶說(shuō),“在他身上,每句話(huà)和每個(gè)動(dòng)作都代表了一種尊嚴。”流露出對秉志的崇敬之情。在秉志教授指導下,他系統學(xué)習了達爾文的物種起源與進(jìn)化理論,通過(guò)顯微鏡認識了千奇百怪的微小生物,窺見(jiàn)了自然界生命的絢麗多姿。他如饑似渴地吸取書(shū)本上和自然界展現在他面前的生命發(fā)展進(jìn)化的知識,尤其關(guān)注原生動(dòng)物,因為在這個(gè)生物家族中,他看到了遠古動(dòng)物和植物分化的共同祖先的痕跡。從此,他廣泛搜集有關(guān)原生動(dòng)物的文獻,尤其當他發(fā)現我國在這個(gè)領(lǐng)域的研究完全空白時(shí),就立志為此奉獻一生。他1925年首次發(fā)表的《南京原生動(dòng)物之研究》,標志著(zhù)我國原生動(dòng)物學(xué)研究的開(kāi)端。

1925年1月,王家楫以?xún)?yōu)異成績(jì)考取公費留學(xué)生,赴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xué)動(dòng)物系深造。除了完成白化鼠、灰鼠視神經(jīng)與性別退化方面的研究外,他利用每個(gè)假期自費到伍茲霍爾(Woods Hole)海洋生物實(shí)驗室采集海洋原生動(dòng)物標本并開(kāi)展研究。1928年完成博士論文《淡水池塘原生動(dòng)物季節分布的生態(tài)學(xué)研究》,獲哲學(xué)博士學(xué)位,同時(shí)被授予優(yōu)秀生物工作者金質(zhì)獎?wù)?。他曾謙虛地說(shuō):“我最早從事原生動(dòng)物生態(tài)學(xué)調查,它的價(jià)值也許很小,但總是一個(gè)新的嘗試。”30年后,美國博士生Stuarts Bamforth發(fā)現他研究過(guò)的池塘中的原生動(dòng)物群落結構與30年前有著(zhù)驚人的相似。原生動(dòng)物群落結構維持30年穩態(tài)的調控機理是什么?這個(gè)饒有興趣的問(wèn)題不僅給生物學(xué)家提出了新的研究方向,同時(shí)也使人們重新認識到他的這項開(kāi)創(chuàng )性研究的重要價(jià)值。

隨著(zhù)他一系列有關(guān)原生動(dòng)物分類(lèi)、生理、生態(tài)的論文連續在美國著(zhù)名的學(xué)術(shù)刊物《科學(xué)》、《形態(tài)學(xué)與生理學(xué)》、《動(dòng)物生理學(xué)》上發(fā)表,他受到了美國生物學(xué)界的高度關(guān)注,攻讀博士學(xué)位期間,王家楫就先后被聘為美國韋斯特生物研究所訪(fǎng)問(wèn)學(xué)者和林穴海洋生物研究所客座研究員。1928年9月,應美國耶魯大學(xué)邀請,他被高薪聘為斯特林研究員,奠定了他在國際原生動(dòng)物學(xué)界的學(xué)術(shù)地位。

1929年,當獲悉外國將派遣科學(xué)考察團赴華采集生物標本時(shí),王家楫深感“中國人的事應由中國人自己來(lái)解決,中國的生物資源應該由中國人自己來(lái)開(kāi)采”,毅然放棄優(yōu)越的工作和生活條件,回到祖國。歷經(jīng)四年時(shí)間,他考察的足跡北到齊魯、南抵閩粵、西迄川康、東瀕海疆,對江浙、皖贛的調查尤為詳盡,率先取得了我國原生動(dòng)物學(xué)研究的第一手資料,并發(fā)現了許多海洋與淡水原生動(dòng)物的新屬種。在此期間,王家楫發(fā)表科學(xué)論文12篇,為深入開(kāi)展我國原生動(dòng)物區系調查奠定了基礎,這是他走上科學(xué)報國道路的開(kāi)端。

王家楫《原生動(dòng)物學(xué)在中國》,中國科學(xué)社《科學(xué)》雜志1947年第七期195-199頁(yè)(水生所繆煒提供)

王家楫與助手(光明日報記者攝于60年代初期)

王家楫與助手(光明日報記者攝于60年代初期)

王家楫在原生動(dòng)物學(xué)研究領(lǐng)域成績(jì)卓著(zhù),共發(fā)現原生動(dòng)物3個(gè)新屬、58個(gè)新種、4個(gè)新變種、8個(gè)新亞種,并在原生動(dòng)物的區系與系統發(fā)育等方面做出了許多開(kāi)創(chuàng )性的工作,其成就受到國際原生動(dòng)物學(xué)界的極高評價(jià)。他1950年發(fā)表的《壁累枝蟲(chóng)之纖維系統》論文,采用蛋白銀染色法,最先發(fā)現緣毛類(lèi)纖毛蟲(chóng)雖然蟲(chóng)體纖毛退化,但膜下纖維系統仍然存在,這對研究原生動(dòng)物的系統發(fā)育具有重要意義。20世紀70年代初,他不顧晚年患有嚴重的白內障和1200度近視的困難,仍然頑強地工作。相繼完成了《珠穆朗瑪峰地區的原生動(dòng)物》(1974)、《西藏高原部分地區的原生動(dòng)物》(1977),共記述了該地區原生動(dòng)物400多種,遠遠超過(guò)前人對該地區原生動(dòng)物區系的報道,為完成珠穆朗瑪峰地區科學(xué)考察做出了貢獻。王家楫嘔心瀝血研究原生動(dòng)物一生,留下了極為珍貴的大量手稿和資料,為2016年《中國動(dòng)物志緣毛目志》這部科學(xué)巨著(zhù)的編寫(xiě)與出版打下了堅實(shí)的基礎。

中國輪蟲(chóng)學(xué)的奠基人

王家楫著(zhù)《中國淡水輪蟲(chóng)志》,科學(xué)出版社1961年

王家楫在無(wú)脊椎動(dòng)物學(xué)領(lǐng)域研究廣泛,不僅開(kāi)拓了我國原生動(dòng)物學(xué),1960年出版的《中國淡水輪蟲(chóng)志》,又表明他無(wú)愧是中國淡水輪蟲(chóng)學(xué)的開(kāi)創(chuàng )人。輪蟲(chóng)是一種重要的水生無(wú)脊椎動(dòng)物,是許多水生經(jīng)濟動(dòng)物的優(yōu)質(zhì)食物和開(kāi)口餌料。該專(zhuān)著(zhù)首次對分布在我國沼澤、池塘、湖泊及水庫內常見(jiàn)輪蟲(chóng)種類(lèi)進(jìn)行詳細的分類(lèi)和描述。內容包括已觀(guān)察到的種類(lèi)252種,分隸于79屬,15科。其中有4個(gè)新種及2個(gè)新族,自“目”到“屬”的特征都扼要地加以敘述,并附有檢索表,對種的描述特別詳細。所有的252種都附有一個(gè)或一個(gè)以上的圖像,共計533個(gè),歸納成27幅圖版。對輪蟲(chóng)的親緣關(guān)系以及形態(tài)、生理、生態(tài)等問(wèn)題,都作了深入的探討。這項成果獲1978年全國科學(xué)大會(huì )獎和湖北省科學(xué)大會(huì )獎。

由周恩來(lái)親筆簽署任命書(shū)的首任所長(cháng)

蔡元培、周仁等在中央研究院工程研究所辦公樓前合影(1934年,上海)(圖片來(lái)源于網(wǎng)絡(luò ))前排左起:2汪敬熙、3蔡元培、4丁西林、5周仁、6王家楫,后排左起:2竺可楨、3趙元任、4王敬禮、7吳定良、8李濟、9傅斯年、10陶孟和

1934年7月,國立中央研究院自然歷史博物館改名為國立中央研究院動(dòng)植物研究所,王家楫任所長(cháng)。他立即創(chuàng )刊 Sinensia,為我國科學(xué)工作者發(fā)表科研成果提供了寶貴平臺,結束了研究論文只有寄到國外才能發(fā)表的歷史。同時(shí),使研究所迅速地與世界29個(gè)國家的200多個(gè)研究機構、國內66個(gè)單位建立了廣泛的學(xué)術(shù)交往和業(yè)務(wù)聯(lián)系。同年,他在江西廬山與我國動(dòng)物學(xué)家共同發(fā)起成立中國動(dòng)物學(xué)會(huì )。

1936年,青島,山東大學(xué)校園。右一林紹文,1935年受校長(cháng)趙太侔之聘,擔任山東大學(xué)生物系教授兼系主任;右二童第周,山東大學(xué)生物系教授;右三葉毓芬,童第周夫人;左一饒欽止,時(shí)任中央研究院動(dòng)植物研究所副研究員;左二曾呈奎,1935年起先后在山東大學(xué)和嶺南大學(xué)任講師和副教授;左三王家楫,時(shí)任中央研究院動(dòng)植物研究所所長(cháng)、研究員。(圖片來(lái)源見(jiàn)水?。?/span>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fā),研究所被日軍夷為瓦礫,王家楫身為所長(cháng),將妻兒安置在上海,率動(dòng)植物研究所人員撤離南京西遷。八年抗戰期間,無(wú)論環(huán)境多么危難,生活多么清貧,他始終團結大家克服各種困難,堅持研究工作??箲饎倮?,隨研究所遷到上海。

1943年4月,李約瑟在中國科學(xué)社生物研究所所長(cháng)錢(qián)崇澍陪同下訪(fǎng)問(wèn)遷至重慶北碚的中央研究院動(dòng)植物研究所。前排左起王家楫、錢(qián)崇澍、陳世驤、饒欽止、劉建康;第二排左起倪達書(shū)、李約瑟、楊平瀾;第三排左起伍獻文、單人驊、王致平、賀云鸞;第四排左起張孝威、吳頤元、徐鳳早,最后一排左起黎尚豪、張靈江。

1943年,重慶北碚,李約瑟(左三)與王家楫(左四)、伍獻文(左五)等

1942年,世界著(zhù)名的生物化學(xué)家和科技史學(xué)家李約瑟受英國政府委派來(lái)到中國,擔任中英科學(xué)合作館館長(cháng),期間李約瑟訪(fǎng)問(wèn)了中國近300個(gè)學(xué)術(shù)研究機構,并出版《戰時(shí)中國之科學(xué)》一書(shū)。書(shū)中寫(xiě)道:“動(dòng)植物研究所在王家楫博士領(lǐng)導下,工作甚為緊張,約有二十位科學(xué)工作人員,專(zhuān)心致力于研究。王博士自己是一位著(zhù)名的原生動(dòng)物學(xué)家,他除任該研究所所長(cháng)以外,還兼原生動(dòng)物組組長(cháng)。此研究所高踞嘉陵江上(西岸),環(huán)境清幽,其中工作人員甚形緊張。參觀(guān)之人,欣羨之余,深覺(jué)其具有世界上最優(yōu)良的實(shí)驗室之研究空氣。”

1948年,王家楫當選為中央研究院院士。同年,應英國文化委員會(huì )李約瑟教授邀請赴英國考察,先后參觀(guān)劍橋、牛津、倫敦、利物浦等各大學(xué)及學(xué)術(shù)研究機構。返回后,正值國民黨當局命令各研究所遷臺。王家楫和大多數研究所所長(cháng)一道,展開(kāi)護所斗爭,毅然留在祖國大陸,從而保留了一批人才和科研設施,為新中國科技事業(yè)的發(fā)展奠定了基石。

1950年,中國科學(xué)院將原中央研究院動(dòng)物所的主體、植物研究所的部分研究人員以及北平研究院動(dòng)物研究所的部分研究人員合并組建為水生生物研究所,所址上海。1950年5月19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務(wù)院周恩來(lái)總理簽署了任命王家楫為中國科學(xué)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所長(cháng)的通知書(shū)(政字第0446號)。

周恩來(lái)親筆簽署的任命書(shū)

水生所部分人員在所本部(上海岳陽(yáng)路320號)實(shí)驗大樓前合影。一排左四為王家楫。(攝于1953年9月)

1954年,百廢待興,為解決全國人民動(dòng)物蛋白源短缺、吃魚(yú)難的問(wèn)題,新組建的中國科學(xué)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在王家楫的率領(lǐng)下,從繁華的大都市上海岳陽(yáng)路320號整體搬遷到當時(shí)生活條件極為簡(jiǎn)陋、交通異常不便的武漢郊野之地——東湖之濱,其目的就是為了充分結合與利用素有千湖之省美譽(yù)的漁業(yè)資源,更好地開(kāi)展科學(xué)研究,服務(wù)國家的重大需求。從此,水生生物研究所立足湖北、面向全國,著(zhù)重圍繞淡水水域的生命過(guò)程、生態(tài)環(huán)境保護與生物資源的利用等一系列前沿科學(xué)問(wèn)題和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的重大戰略需求做出了許多重要的、甚至是開(kāi)拓性的工作。

20世紀70年代,隨著(zhù)國家經(jīng)濟建設的發(fā)展,大量的工業(yè)廢水急待處理。但是,當他看到廢水處理廠(chǎng)用來(lái)識別微型生物的掛圖還是美國30年代的陳舊圖件時(shí),感到十分內疚,立即組織無(wú)脊椎動(dòng)物分類(lèi)研究組深入全國30多家有廢水處理設備的具有代表各工業(yè)門(mén)類(lèi)的工廠(chǎng),進(jìn)行現場(chǎng)調查及顯微觀(guān)察,分析廢水中原生動(dòng)物的種類(lèi)、數量、生長(cháng)情況,篩選出166個(gè)可作為指示廢水類(lèi)型和質(zhì)量的種類(lèi),對這些種類(lèi)做了詳盡的分類(lèi)描述和指示作用介紹,繪制詳圖,配附照片,使之便于廢水處理廠(chǎng)的工程技術(shù)人員掌握和運用,并整理出版為《廢水生物處理微型動(dòng)物圖志》。該書(shū)出版后立即受到廣泛歡迎,并被評為優(yōu)秀書(shū)目參加國際書(shū)展,掀開(kāi)了原生動(dòng)物學(xué)知識應用于我國環(huán)境治理研究的新篇章。

1976年,王家楫與沈韞芬、龔循矩等編寫(xiě)出版了《廢水生物處理微型動(dòng)物圖志》

2001年,王家楫塑像座落湖北科技名人雕塑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