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碼:

王曰倫


王曰倫(1903年1月23日—1981年7月20日),字叔五。出生于山東泰安。前寒武紀地質(zhì)學(xué)家、第四紀地質(zhì)學(xué)家、礦床學(xué)家。1980年當選中國科學(xué)院學(xué)部委員(院士)。1956年加入九三學(xué)社。

王曰倫是普通農家子弟,自幼天資聰慧,父母決心省吃?xún)€用將其培養成材。王曰倫1916年考入省立第三中學(xué),1920年初中畢業(yè)。之后,因家庭再沒(méi)有余力供他上學(xué),被迫中斷學(xué)業(yè)。由于王曰倫聰明好學(xué)名傳鄉里,有幾家較富裕的父老資助王曰倫繼續求學(xué),得以考入山西大學(xué)預科。1923年抱定“科學(xué)救國、實(shí)業(yè)救國”的理想升入山西大學(xué)工程學(xué)院采礦科。1927年畢業(yè),任瑞華地質(zhì)調查研究會(huì )技術(shù)員。1930—1934年任北平地質(zhì)調查所調查員,1935—1937年在貴陽(yáng)地質(zhì)處工作,1938—1941年任經(jīng)濟部地質(zhì)調查所昆明辦事處主任,1942年任甘肅地質(zhì)礦產(chǎn)調查隊隊長(cháng),1943—1949年8月任蘭州中央地質(zhì)調查所西北分所所長(cháng)。新中國成立后,王曰倫任蘭州地質(zhì)調查所所長(cháng)、甘肅省企業(yè)廳地質(zhì)師,1951—1955年任中央財政經(jīng)濟委員會(huì )北京地質(zhì)調查所、全國地質(zhì)工作計劃指導委員會(huì )、地質(zhì)部普查委員會(huì )工程師以及221勘探隊副隊長(cháng),1956—1963年任地質(zhì)部地質(zhì)礦產(chǎn)研究所礦床室副主任、前寒武紀地質(zhì)及變質(zhì)巖研究室副主任,1964—1981年任地質(zhì)礦產(chǎn)部天津地質(zhì)礦產(chǎn)研究所(原華北地質(zhì)科學(xué)研究所)所長(cháng)、名譽(yù)所長(cháng)、研究員。

王曰倫在地質(zhì)科研中自覺(jué)地運用辯證唯物主義的觀(guān)點(diǎn)和方法,為我國地質(zhì)科學(xué)的發(fā)展做出了重大貢獻。他在50多年的地質(zhì)科學(xué)研究生涯中涉足的領(lǐng)域十分廣闊,在區域地質(zhì)、礦床地質(zhì)地層古生物、煤田地質(zhì)、第四紀地質(zhì)等學(xué)科中都有許多獨到見(jiàn)解,特別是在寒武紀及前寒武紀地層研究方面造詣很深。

王曰倫在基礎研究方面,以晚前寒武紀地質(zhì)研究造詣最深,貢獻最大,他對區域地質(zhì)、礦床、地層、第四紀地質(zhì)等也有較深研究。1929—1930年,王曰倫在丁文江工作的基礎上,在云南曲靖馬龍一帶,測制了8條下寒武統剖面,對地層做了進(jìn)一步劃分,逐層系統地采集了化石,從而明確地肯定該地區下寒武統與志留系馬龍統兩者之間,缺失中寒武統及奧陶系,為兩者間不整合提供了有力佐證。并指出黃土坡—馬龍間寒武系剖面所獲動(dòng)物化石群與華北饅頭頁(yè)巖中所含化石相似,但其巖性又與湖北宜昌峽谷的石牌組相當,命名滄浪鋪組,為我國早寒武世地層厘定了初步的生物地層順序。翌年,王曰倫在滇東地區對昆陽(yáng)磷礦區地質(zhì)進(jìn)行了詳細調查,發(fā)現含有軟舌螺化石的含磷層位與其下石英砂巖為連續沉積,但與下伏震旦紀硅質(zhì)灰巖相截然不同,從而提出以此石英砂巖層底部角礫狀石英砂巖作為寒武系底部界線(xiàn)。這一見(jiàn)解得到以后研究的證實(shí)。

1934年,高振西等建立了薊縣震旦系標準剖面,已被國家列為唯一的地層剖面自然保護區。自高振西建立這條剖面后,對其上界劃在何處眾說(shuō)紛紜。王曰倫為完善這條剖面,并與南方三峽地區同名地層對比,做出了特殊的貢獻。王曰倫以燕山區為工作重點(diǎn),以薊縣和北京西山為突破口,進(jìn)行深入研究,發(fā)現府君山組與景兒峪組之間有不整合面,以后,在遼東、吉林、太行山及嵩山等地,均發(fā)現類(lèi)似的不整合。1957年孫云鑄將此不整合命名為薊縣運動(dòng)。當時(shí)有人以在府君山組沒(méi)有找到生物依據等為由,對此持否定態(tài)度。王曰倫又經(jīng)過(guò)斷斷續續5年的野外工作,終于在1963年秋天于景兒峪村北的府君山礫巖中發(fā)現了大古油櫛蟲(chóng)化石,使這一問(wèn)題徹底解決。另外,自薊縣震旦系剖面建立以后,中國地質(zhì)界就習慣于將其與1924年李四光在長(cháng)江峽東建立的一套震旦紀地層視為異相同時(shí)產(chǎn)物。1958年,王曰倫在參與指導編制《中國先寒武紀地質(zhì)圖》和《中國的先寒武紀》地層總結時(shí),根據當時(shí)掌握的有限的生物地層資料及同位素年齡資料,提出南北方震旦系屬于異系同名,根本不是同一時(shí)代的產(chǎn)物,可能屬于上下關(guān)系,南方震旦系應歸入古生界,薊縣震旦系則屬于元古界。第一屆全國地層會(huì )議基本上肯定了這個(gè)論點(diǎn)。后來(lái)的研究證明王曰倫20世紀50年代末的論斷符合實(shí)際情況。

王曰倫于20世紀50年代初糾正了美國學(xué)者威利斯和布萊克韋爾德1903—1904年所建立的五臺山區前寒武紀地層系統,改正和厘定了五臺山區變質(zhì)地層的層序,這是我國前寒武紀地層研究做出的一項具有突破性的成果,把我國前寒武紀地層研究推到了新高度。他重新確立的威利斯的五臺系和滹沱系的層序,不僅使五臺山區地層恢復了本來(lái)面貌,理順了層序,而且為解決我國古老地層層序奠定了堅實(shí)的基礎。

嵩山地區的前寒武紀地層曾被劃分為四套。1958年,王曰倫對這種劃分方案提出異議,并在大石門(mén)石英砂巖的夾層中發(fā)現了萊德利基蟲(chóng)化石,證實(shí)大石門(mén)石英砂巖同于下寒武系底部碎屑巖系。1959年,在全國前寒武紀鐵礦地層現場(chǎng)會(huì )議上,王曰倫做《嵩山地層》專(zhuān)題報告,經(jīng)與會(huì )專(zhuān)家現場(chǎng)考察與討論,解決了許多懸而未決的地層問(wèn)題,對嵩山區前寒武紀地層順序基本取得了一致認識,王曰倫的分層方案為河南省地質(zhì)局廣泛采用。

秦嶺東段地區前寒武紀構造及地層層序曾由中外學(xué)者做過(guò)研究,特別是1956年中蘇組隊,對該區進(jìn)行了正規系統性區域填圖工作,并建立了地層層序,被我國多數地質(zhì)工作者所確認采納,并以此和五臺地區的滹沱群對比,作為前震旦系的古老基底。王曰倫當時(shí)受地質(zhì)部聘請為秦嶺區域測量指導員,發(fā)現所定地層層序有構造重復、新老倒置的現象,但未被蘇聯(lián)專(zhuān)家所重視。為此,1958年,王曰倫率領(lǐng)中國地質(zhì)科學(xué)院秦嶺前寒武紀地質(zhì)專(zhuān)題研究隊,對秦嶺東段的寒武紀地層進(jìn)行了系統調查,對該區地層獲得新認識,并對地層層序重新作了厘定。

王曰倫為我國寒武紀特別是前寒武紀地層研究付出了巨大精力,做出了卓越貢獻,對許多重大地質(zhì)問(wèn)題有獨到見(jiàn)解,其中絕大部分觀(guān)點(diǎn)和看法被以后的研究證明是正確的。他同時(shí)還對我國第四紀地質(zhì)及冰川研究同樣有過(guò)重要貢獻。

1937年他發(fā)現了黔東震旦紀冰磧層,為地層對比找到了可靠依據。

中國是否發(fā)育有第四紀冰川,在地質(zhì)界有過(guò)長(cháng)期的爭論,外國學(xué)者曾斷言中國未曾發(fā)育第四紀冰川。1951年王曰倫與賈蘭坡在北京周口店地區,論證了周口店地區發(fā)生過(guò)更新世冰川作用,發(fā)現北京猿人是一個(gè)間冰期產(chǎn)物,山頂洞人是另一個(gè)間冰期產(chǎn)物。這樣就把猿人化石與第四紀冰川聯(lián)系了起來(lái),解決了長(cháng)期以來(lái)關(guān)于我國是否有第四紀冰川的爭論。他們合著(zhù)的《周口店第四紀冰川現象的觀(guān)察》一文,得到李四光的高度贊譽(yù)。

以后,王曰倫又在北京西山及太行山等地對第四紀冰川進(jìn)行仔細研究。特別是1960年王曰倫在太行山區考察前寒武紀地層時(shí)也對第四紀冰川遺跡進(jìn)行了研究。1961年又同地質(zhì)力學(xué)研究所等單位的同事對太行山地區進(jìn)行了綜合地質(zhì)考察,初步建立了黃壁莊地區,井陘地區,元氏、贊皇、高邑、臨城、邯鄲一帶的第四紀冰期、間冰期地層系統,將太行山東麓第四紀初步劃分為馮村冰期、黃壁莊冰期、贊皇冰期和北冶冰期4個(gè)冰期與間冰期。1964年,曹照坦等在王曰倫指導下,將上述成果在《太行山東麓漳河—滹沱河間第四紀冰川現象》一文正式發(fā)表?;旧系於颂猩綎|麓第四系劃分的基礎,在解決華北平原工農業(yè)生產(chǎn)所遇到的地質(zhì)問(wèn)題方面起到了“開(kāi)門(mén)鑰匙”的作用。

20世紀70年代,王曰倫根據國家建設之所需,又以很大的精力進(jìn)行了鐵礦資源研究,對找礦實(shí)踐和礦床學(xué)理論研究起了積極的促進(jìn)作用。當時(shí)他已是七旬老人,仍與他的同事們親自考察了河北、山西、新疆、海南等省區內幾十個(gè)地區的接觸交代型或其他成因的礦床,做了廣泛的調查研究,認為傳統的接觸交代型理論與實(shí)際情況不符。王曰倫根據實(shí)地考察認為以河北邯邢式鐵礦為代表的所謂接觸交代型礦床屬于海相火山成因礦床。他在《中國海相火山—沉積成礦理論及其相關(guān)地質(zhì)問(wèn)題》一文中概述了這一理論的基本構想,這一觀(guān)點(diǎn)的提出引起廣大地質(zhì)工作者的極大關(guān)注,王曰倫去世后,他的學(xué)生們按照他的基本觀(guān)點(diǎn)完成了《中國海相火山—沉積成礦理論及相關(guān)地質(zhì)問(wèn)題》專(zhuān)著(zhù)。

王曰倫對我國地質(zhì)事業(yè)所做出的貢獻是多方面的,他吃苦耐勞的精神無(wú)人不佩服,被譽(yù)為“鐵牛”。1943—1949年他任中央地質(zhì)調查所西北分所所長(cháng)時(shí)率其同仁“西至新疆,東逾隴山,北入蒙旗,南越祁連,測定經(jīng)緯點(diǎn),繪制地質(zhì)圖,研究其地層,勘察其礦藏”,填制地質(zhì)圖18幅,區域地質(zhì)圖9幅,詳測礦區圖14幅,概測礦區圖34幅,撰寫(xiě)巖礦專(zhuān)著(zhù)16種、地質(zhì)及其他論著(zhù)50余種。并發(fā)現鐵礦、鉻礦、硫礦、硫黃礦、重晶石礦、煤田、油田多處,為西北地質(zhì)工作奠定了基礎。從1964年起,王曰倫長(cháng)期擔任地質(zhì)礦產(chǎn)部天津地質(zhì)礦產(chǎn)研究所所長(cháng)、名譽(yù)所長(cháng)。對該所各項事業(yè)的發(fā)展,特別是前寒武紀和第四紀地質(zhì)專(zhuān)業(yè)的發(fā)展做出很大貢獻,使其逐漸發(fā)展成為專(zhuān)業(yè)研究所。

1927—1941年,王曰倫主要在福建、廣西、云南、湖南、貴州、四川、河北、山西等地區從事巖石、構造、地層等基礎地質(zhì)及有關(guān)鐵、鉛鋅、銻、錫、磷、煤礦等礦產(chǎn)資源研究,并于1927年發(fā)現了山西西馬坊鏡鐵礦,獲得庚子基金獎金委員會(huì )獎金。1929年,與孫健初在熱河灤平發(fā)現了三家子鐵礦,1931年發(fā)現昆明—東朵櫻一帶磷礦線(xiàn)索,1937年又發(fā)現昆明北鄉中邑村磷礦線(xiàn)索。1942—1949年,王曰倫主要在陜甘寧、新疆、青海地區從事地質(zhì)研究工作,為西北地區地質(zhì)調查做出了貢獻。20世紀50年代以后,王曰倫主要從事前寒武紀地質(zhì)第四紀地質(zhì)及冰川、鐵礦資源研究。他重點(diǎn)研究了山西五臺山山東、燕山、太行山、中條山、嵩山、秦嶺、安徽、江蘇、遼東等地區的前寒武紀地質(zhì),研究了北京周口店、太行山、三門(mén)峽、陜西藍田以及渡口等地區的第四紀地質(zhì)及冰川現象。70年代,王曰倫對河北等10多個(gè)省區數十個(gè)礦區進(jìn)行鐵礦資源研究。1978年開(kāi)始再度重點(diǎn)轉入前寒武紀地質(zhì)研究。

自1978年以后,王曰倫還擔任過(guò)中國地質(zhì)學(xué)會(huì )理事、天津市地質(zhì)學(xué)會(huì )理事長(cháng)、國際地質(zhì)科學(xué)聯(lián)合會(huì )前寒武紀地層分會(huì )委員、前寒武紀專(zhuān)業(yè)委員會(huì )主任、中國地質(zhì)學(xué)會(huì )第四紀冰川及第四紀地質(zhì)專(zhuān)業(yè)委員會(huì )名譽(yù)委員、天津市自然辯證法研究會(huì )理事等職,他是第九屆天津市人大代表。

王曰倫學(xué)的是采礦專(zhuān)業(yè),而他能成為一位著(zhù)名的地質(zhì)學(xué)家,完全是自學(xué)和努力的結果。他沒(méi)有學(xué)過(guò)古生物學(xué),但他對標準化石很熟悉。他沒(méi)有學(xué)過(guò)冰川學(xué),而對我國第四紀冰川有相當研究。他沒(méi)有學(xué)過(guò)地層學(xué),卻對我國前寒武紀地層學(xué)做出了重大貢獻。他在科學(xué)上不斷創(chuàng )新,勤勤懇懇,從不迷信權威,是我們學(xué)習的楷模。

主要論著(zhù)

1王曰倫、王景尊,正太鐵路沿線(xiàn)地質(zhì)礦產(chǎn),國立北平研究院地質(zhì)研究所,地質(zhì)匯報15號,1930:49~92。

2王曰倫、丁文江、尹贊勛,云南馬龍曲靖之寒武紀及志留紀地層,中國地質(zhì)學(xué)會(huì )志,1937,16(1):1~28。

3王曰倫,云南磷礦之成因及時(shí)代,地質(zhì)論評,1941,6(1~2):73~94。

4王曰倫,山西省鐵礦產(chǎn)生的種類(lèi)和問(wèn)題,地質(zhì)論評,1951,16(1):71。

5王曰倫、賈蘭坡,周口店第四紀冰川現象的觀(guān)察,地質(zhì)學(xué)報,1952,32(1):16~25。

6五臺山研究隊(王曰倫),五臺山五臺紀地層的新見(jiàn),地質(zhì)學(xué)報,1952,32(4):325~353。

7王曰倫,對中國寒武紀以前古老沉積巖系劃分的意見(jiàn),地質(zhì)學(xué)報,1955,35(4):361~374。

8王曰倫,全國震旦系對比線(xiàn)索,地質(zhì)論評,1960,20(5):203~205。

9王曰倫,中國北部震旦系和寒武系分界問(wèn)題,地質(zhì)學(xué)報,1963,43(2):116~140頁(yè)。

10王曰倫等,北秦嶺東段前寒武紀地層初步觀(guān)察,地質(zhì)科學(xué)院地質(zhì)叢刊,甲種,前寒武紀地質(zhì)專(zhuān)號,1963:160~187。

11王曰倫等,中國海相火山—沉積成礦理論及相關(guān)地質(zhì)問(wèn)題,地質(zhì)出版社,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