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碼:

周總理生前最后一句話(huà),說(shuō)給這位民主黨派前輩


在周總理身邊工作近20年,

為多國領(lǐng)導人看病,

“中國泌尿外科第一人”,

九三學(xué)社中央主席,

......


1月22日是我國兩院院士、著(zhù)名醫學(xué)科學(xué)家、九三學(xué)社杰出領(lǐng)導人吳階平誕辰107周年的日子。


圖片

吳階平(1917年1月22日—2011年3月2日),江蘇常州人,著(zhù)名的醫學(xué)科學(xué)家、醫學(xué)教育家、社會(huì )活動(dòng)家,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第八屆、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副委員長(cháng),九三學(xué)社第九屆、十屆中央委員會(huì )主席,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huì )名譽(yù)主席。


在這個(gè)特別的日子里,讓我們通過(guò)吳階平的“幾種身份”,重溫他的傳奇人生和卓越貢獻,以表達緬懷敬仰之情。








“中國泌尿外科第一人”







吳階平1917年1月22日出生在江蘇省常州市,1937年畢業(yè)于北平燕京大學(xué),同年考取北平協(xié)和醫學(xué)院,1942年畢業(yè)獲醫學(xué)博士學(xué)位。1947年經(jīng)著(zhù)名泌尿科專(zhuān)家謝元甫教授推薦,赴美國芝加哥大學(xué)進(jìn)修,師從現代腫瘤內分泌奠基人、1966年諾貝爾生理學(xué)或醫學(xué)獎獲得者哈金斯教授,1948年12月吳階平謝絕了導師挽留他在美國工作的一番好意,毅然回國。


新中國成立后,吳階平歷任北京醫學(xué)院副教授、教授,北京第二醫學(xué)院(現首都醫科大學(xué))籌備處主任、院長(cháng),中國醫學(xué)科學(xué)院院長(cháng),中國協(xié)和醫科大學(xué)校長(cháng),清華大學(xué)醫學(xué)院院長(cháng),中華醫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中國科學(xué)技術(shù)協(xié)會(huì )副主席,名譽(yù)主席,歐美同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等。


吳階平是新中國泌尿外科的創(chuàng )始人。1949年,在北京醫學(xué)院第一附屬醫院的外科病房里,吳階平用三張病床專(zhuān)門(mén)收治泌尿外科患者,新中國的泌尿外科事業(yè)由此起步。此后,他又協(xié)助協(xié)和醫學(xué)院重建泌尿外科,在北京醫院正式成立獨立完整的泌尿外科,協(xié)助北京友誼醫院建設泌尿外科,積極推動(dòng)我國泌尿外科事業(yè)發(fā)展。


吳階平在國內外首先發(fā)現“腎結核對側腎積水”,使過(guò)去一直被認為不可救治的患者得到正確救治,挽救了成千上萬(wàn)患者的生命;他首先確定腎上腺髓質(zhì)增生病,并確認其為獨立的臨床疾病,獲得國際醫學(xué)界承認并給予很高評價(jià);他發(fā)明的輸精管結扎術(shù)中灌注遠端精道的技術(shù),使手術(shù)即時(shí)產(chǎn)生避孕效果,獲得極大的社會(huì )效益;他的關(guān)于腎切除后留存腎代償性增長(cháng)的研究,糾正了對腎切除長(cháng)期存在的不全面認識。








周恩來(lái)總理醫療組組長(cháng)







圖片

吳階平和醫生們一起研究病案


吳階平最被外界所知的,是他作為周恩來(lái)總理醫療組組長(cháng)的身份。周總理曾對別人說(shuō):“交給吳階平的任務(wù)都能完成得很好?!睆?957年到1976年周總理去世,作為醫生的吳階平在周總理身邊工作了近20年。


1972年5月19日,周恩來(lái)在一次尿常規化驗中,發(fā)現紅細胞超出正常值,吳階平從上海、天津請來(lái)老專(zhuān)家一同會(huì )診,確診為膀胱癌。吳階平等4人共同向中央寫(xiě)書(shū)面緊急報告,請求為周總理做膀胱鏡檢查。


對周恩來(lái)的病情,醫療組專(zhuān)家的意見(jiàn)高度一致:一定要及早檢查、治療,必要時(shí)動(dòng)手術(shù)。而此時(shí)的周恩來(lái)還是一味地拼命工作。


1973年1月,吳階平得知周總理已經(jīng)開(kāi)始尿血的消息,心急如焚,便拿著(zhù)血尿的試管、化驗單,找到住在西山的葉劍英。幾天后,葉劍英拿著(zhù)裝有周總理血尿的試管,到中南海報告毛澤東。第二天,中央批準了醫療組的報告。兩個(gè)月后,周恩來(lái)終于住進(jìn)了玉泉山的臨時(shí)治療室,接受膀胱鏡檢查。


1973年10月底,周恩來(lái)又出現血尿,癌細胞再度抬頭。吳階平和幾十位專(zhuān)家討論了多次,大家的結論是一致的:必須盡快進(jìn)行手術(shù)治療。


1976年1月7日深夜,昏迷已久的周總理微微睜開(kāi)眼,看見(jiàn)守候在床邊的吳階平說(shuō):“吳大夫,我這里沒(méi)事了,需要你的人很多,你去吧,他們需要你……”這是周恩來(lái)一生中最后的一句話(huà)。在此后的20多年里,吳階平每提及此事都感傷不已:“總理一生關(guān)心別人,就在大腦已經(jīng)很少有活動(dòng)能力的時(shí)候,關(guān)心的還是他人?!?/span>


從20世紀50年代開(kāi)始,吳階平就代表中國參加各種國際會(huì )議,他出訪(fǎng)各國,成為中國“醫療外交”中特殊的“大使”。如1954年到朝鮮參加金日成主席疾病的會(huì )診,1962年為印尼總統蘇加諾治病等。后來(lái),受周總理的委托,吳階平又先后11次為5個(gè)國家元首進(jìn)行治療,每一次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務(wù)。


吳階平家里一直掛著(zhù)一張12寸的周總理的黑白照片,書(shū)櫥里擺放著(zhù)周總理送他的石英鐘。多年來(lái),吳階平一直用這種方式來(lái)默默紀念著(zhù)對他一生中影響最大的一個(gè)人。








九三學(xué)社杰出領(lǐng)導人







圖片

晚年吳階平


吳階平1952年加入九三學(xué)社,是九三學(xué)社第七屆中央委員會(huì )委員,第八屆中央委員會(huì )副主席,第九、十屆中央委員會(huì )主席,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huì )名譽(yù)主席。


吳階平帶領(lǐng)廣大九三學(xué)社社員,繼承和發(fā)揚與中國共產(chǎn)黨親密合作的優(yōu)良傳統,積極履行參政議政、民主監督職能。在他擔任九三學(xué)社中央主席期間,九三學(xué)社中央先后制定關(guān)于加強自身建設、參政議政等工作的制度規范,各項工作得到全面加強。特別是他代表九三學(xué)社中央就紀念抗日戰爭勝利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50周年、建設延安革命傳統教育基地、建立國家農業(yè)建設基金等問(wèn)題提出的建議,得到中共中央的高度重視和肯定。


在吳階平的領(lǐng)導下,九三學(xué)社充分發(fā)揮人才智力優(yōu)勢,持續推動(dòng)與地方的科技合作,為革命老區、民族地區、邊疆地區、貧困地區的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提供了有力支持。


2011年3月2日21時(shí)18分,吳階平因病在京逝世,享年94歲。


在九三學(xué)社中央召開(kāi)的吳階平同志追思會(huì )上,時(shí)任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副委員長(cháng)、九三學(xué)社中央主席韓啟德說(shuō):


近一個(gè)世紀跌宕起伏、波瀾壯闊的生命歲月里,吳階平同志用畢生的情感、智慧和忠誠,追求真理、追求進(jìn)步、追求卓越。他有醫學(xué)家的妙手仁心,有教育家的師道尊嚴,有外交家的通達機敏,有政治家的審時(shí)度勢。他為我們聳立起一座高山仰止、魅力永存的精神豐碑。吳階平同志的生命歷程遠遠超出了中國傳統知識分子所追求的獨善其身的范疇,而是與黨的事業(yè)、與國家的事業(yè)、與社會(huì )和科學(xué)的進(jìn)步緊密相連。他的人生軌跡始終貫穿著(zhù)熱愛(ài)祖國、追求真理、服務(wù)人民的紅線(xiàn)。他是中國知識分子心中的一面旗幟,是12萬(wàn)1千多名九三學(xué)社社員心中的一面旗幟。



(本文根據公開(kāi)資料整理,圖片來(lái)源于網(wǎng)絡(luò ))



作者 _ 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