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碼:

黃國璋與毛澤東的交往


黃國璋(1896-1966),湖南湘鄉人,地理學(xué)家,教育家。九三學(xué)社創(chuàng )始人。

與毛澤東兩度同窗

黃國璋曾和毛澤東在湘鄉東山高等小學(xué)堂、湘鄉駐省中學(xué)兩度同窗。黃國璋的父親黃撫九,原在上海謀生,目睹列強對中國的侵略和洋務(wù)運動(dòng)的興起,深信“師夷之長(cháng)以制夷”的主張,自小便聘家庭教師教黃國璋學(xué)英語(yǔ)。黃國璋受此熏陶,英語(yǔ)成績(jì)一直在同學(xué)中名列前茅。在湘鄉駐省中學(xué),毛澤東的國文好,每逢國文課,老師常拿毛澤東的文章作示范;而上英語(yǔ)課,外語(yǔ)老師便拿黃國璋做榜樣,兩人都是同學(xué)中的佼佼者。

畢業(yè)后黃國璋在雅禮大學(xué)附中任教,接觸到魏源的《海國圖志》及德國學(xué)者洪彼得、李特等人的著(zhù)作,逐步認識到科學(xué)技術(shù)落后是國家貧弱的重要原因。要報國圖強,需先了解自己的國家,必須發(fā)展科學(xué)技術(shù)。黃國璋看到我國地理科學(xué)力量十分薄弱,近代以來(lái),領(lǐng)土主權屢遭列強鯨吞和侵害,遂立志改習地理,欲圖科技救國。而此時(shí)的毛澤東則認為中國的落后完全是由于政治腐敗,要強國富民,先須推翻軍閥和國民黨反動(dòng)派的統治。毛澤東接受了馬克思的共產(chǎn)主義學(xué)說(shuō),走上了政治斗爭道路。

當黃國璋于1926年毅然赴美求學(xué)時(shí),毛澤東正在湖南各地點(diǎn)燃農民運動(dòng)的星星之火。昔日的同窗好友,因救國主張的差異,踏上了各自的人生之路。

反內戰,爭民主,呼應中共主張

1944年,日本侵略軍在太平洋戰場(chǎng)連遭敗績(jì)。為了騰出兵力來(lái)對付美國對日本本土的進(jìn)攻,日寇加緊了對我國大西南的軍事行動(dòng),桂林失陷,川黔吃緊,重慶上空戰云密布,日機空襲頻繁,國民黨內部一片投降氣氛,法西斯勢力活動(dòng)猖獗。

堅持抗戰到底,這是包括黃國璋在內的全國抗戰軍民的心聲。那時(shí)黃國璋隨學(xué)校遷往重慶,他與許德珩內兄是要好的同學(xué),故常去許寓,兩人對燈枯坐,促膝而談,都表示對時(shí)局的極大憂(yōu)慮。不久潘菽知道了,對黃國璋說(shuō),你有這么個(gè)好去處,何不告訴我!黃國璋抿嘴一笑,說(shuō)是閑聊而已,便把潘菽帶了去。潘菽去了幾回,覺(jué)得極是投緣。于是,黃國璋同許德珩、潘菽等人共同發(fā)起了民主科學(xué)座談會(huì ),經(jīng)他們的積極爭取,發(fā)展了在重慶的一大批文教科技界知名人士加入民主科學(xué)座談會(huì )。

1945年9月3日,日本簽字無(wú)條件投降,全國人民一片慶賀之聲。民主科學(xué)座談會(huì )在重慶開(kāi)會(huì )慶祝。為紀念抗戰勝利,會(huì )上大家決定把座談會(huì )更名為九三座談會(huì ),繼而成立九三學(xué)社籌備會(huì ),九三學(xué)社的治國民主綱領(lǐng)和發(fā)展人民科學(xué)的方向,吸引了許多優(yōu)秀科學(xué)家參加。1946年5月4日,九三學(xué)社在重慶舉行成立大會(huì ),黃國璋被選為理事。

九三學(xué)社追求進(jìn)步,愛(ài)國民主旗幟鮮明,反對獨裁和內戰。在九三學(xué)社成立大會(huì )上,黃國璋與盧于道等人發(fā)表演說(shuō),指出武力不能求得統一,東北和中原的內戰必須立即無(wú)條件停止,國民黨當局應該遵守“雙十協(xié)定”和政治協(xié)商決議,美國不應有援助中國任何黨派內戰之行為,呼吁馬歇爾以公正態(tài)度調解國共糾紛,實(shí)現中國的民主和平。

1946年9月黃國璋回到北師大,在他任職的北師大和地理學(xué)界發(fā)展了不少科學(xué)家加入九三學(xué)社,壯大了九三學(xué)社的力量和影響。九三學(xué)社在共產(chǎn)黨的領(lǐng)導和影響下,積極開(kāi)展了反獨裁反內戰反迫害的民主運動(dòng),多次公開(kāi)發(fā)表聲明,譴責國民黨反動(dòng)派挑起內戰,鎮壓人民的罪行;擁護中共的主張,支持人民革命。此外黃國璋還以個(gè)人名義,聯(lián)絡(luò )其他知名人士共同發(fā)表聲明,反對內戰,要求和平。

與毛澤東“殊途同歸”

1949年6月,一個(gè)陽(yáng)光明媚的下午,毛澤東驅車(chē)來(lái)到北師大。此番,他是專(zhuān)程來(lái)看望黃國璋、湯璪真、黎錦熙等九三學(xué)社師友的。

毛澤東滿(mǎn)面春風(fēng),和大家握手寒暄,輪到黃國璋時(shí),毛澤東很高興,用手圍了個(gè)大圈,說(shuō):“海平兄,我們又見(jiàn)面了。那時(shí)我往陜北走,去吃延安的小米飯;你到美國去喝洋墨水。我們這個(gè)彎子繞得可大,足足繞地球這么大一圈,又殊途同歸了!”

這次會(huì )見(jiàn),是毛澤東和黃國璋兩人結束學(xué)業(yè)之后的第二次見(jiàn)面。1945年,毛澤東偕同周恩來(lái)、王若飛去重慶參加歷史上著(zhù)名的重慶談判,黃國璋曾和各界人土到機場(chǎng)迎接,國民黨特務(wù)神經(jīng)高度緊張,戒備森嚴,竭力阻止重慶人民群眾和中共領(lǐng)導人接近,黃國璋只遠遠地見(jiàn)了這位偉人一面。

黃國璋等人向毛澤東談到了九三學(xué)社的沿革及活動(dòng)情況,毛澤東聽(tīng)了頻頻點(diǎn)頭。對九三學(xué)社為追求民主建國的努力,毛澤東表示了贊賞和感謝。他要求九三學(xué)社的朋友們積極參加新政協(xié),繼續努力為新中國的文化教育事業(yè)做貢獻。

這次不平凡的會(huì )見(jiàn),黃國璋明白,在新中國領(lǐng)袖和他們的談笑之間,一個(gè)開(kāi)天辟地的新世紀即將誕生。

(九三學(xué)社中央研究室 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