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碼:

許德珩:毛主席和九三學(xué)社


九三學(xué)社,從成立到現在,已經(jīng)走過(guò)了將近四十年的歷程。它是在毛主席的啟發(fā)、推動(dòng)下成立的,也是在毛主席親切關(guān)懷下才繼續存在和發(fā)展的。當年的情景,至今猶歷歷在目。

那是在抗日戰爭末期,一九四四年年底,日本侵略軍對我大西南發(fā)動(dòng)進(jìn)攻,桂林失陷,川黔吃緊,蔣介石集團中,投降空氣濃厚,法西斯反動(dòng)勢力猖獗。重慶科技界、文化界、教育界的一些高級知識分子,對時(shí)局極感焦慮,經(jīng)常聚在一起,互相交換對時(shí)局的看法,認為要民主,要團結,要抗戰到底。一開(kāi)始,梁希、潘菽、稅西恒、黃國璋、張西曼、張雪巖、何魯、涂長(cháng)望等同志,常常到我家同我和我的愛(ài)人勞君展同志座談時(shí)局,間或也在中蘇文化協(xié)會(huì )張西曼同志處座談。大家漸漸地對座談?dòng)辛伺d趣,于是就形成座談會(huì )的方式,討論民主與抗戰問(wèn)題,一致認為要抗戰獲得勝利必須爭取政治的民主。

民主與科學(xué)是“五四”以來(lái)所揭舉的兩面極有意義的旗幟,所以我們座談會(huì )取名為民主科學(xué)座談會(huì ),并漸漸演進(jìn)成為一種學(xué)術(shù)性的政治團體,取名民主科學(xué)社。后來(lái)因為參加座談會(huì )的朋友之中,有一位辦了一個(gè)刊物,也叫《民主與科學(xué)》。社會(huì )上對這個(gè)刊物有些物議,為了避免外面的誤會(huì ),就把民主科學(xué)社的名稱(chēng)取消了。因此有一個(gè)時(shí)期座談會(huì )是沒(méi)有名稱(chēng)的。這一座談會(huì )的主張是“團結民主,抗戰到底”,發(fā)揚“五四”反帝反封建的精神,為實(shí)現民主與發(fā)展科學(xué)而奮斗。

抗戰勝利后,參加座談會(huì )的一些朋友們都要回到各自原來(lái)的地方去,但是想到一年多來(lái),大家經(jīng)常在一起座談,有了共同的思想基礎,希望能成立一個(gè)永久性的組織,長(cháng)期存在下去。正在醞釀期間,毛主席來(lái)到了重慶。

為了爭取國內的和平、民主、團結,反對內戰,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毛主席和周恩來(lái)、王若飛等同志,在張治中將軍等人的陪同下,飛抵重慶與國民黨當局進(jìn)行談判。毛主席的飛赴重慶,是震動(dòng)世界的重大事件,證明中國共產(chǎn)黨是真誠謀求和平的,是一貫代表人民愿望的。

毛主席到達重慶這一消息,象春風(fēng)一樣傳遍了山城,給廣大國統區的人民帶來(lái)了光明和希望。聽(tīng)到毛主席要親來(lái)重慶,我們興奮異常。隨后,我就向徐冰同志表示,我和我的愛(ài)人勞君展同志急于想同毛主席談?wù)?。不久就收到了毛主席的請帖,約我和君展于九月十二日在紅巖咀八路軍辦事處吃午飯。是日上午八時(shí),我和君展徒步前往紅巖咀。

一見(jiàn)面,毛主席一手拉著(zhù)君展,一手拉著(zhù)我說(shuō):“想不到我們在這里見(jiàn)面了?!蔽覀兒兔飨焺e二十多年,山城重聚,快何如之。毛主席和我暢談了當年在北大時(shí)的情景,追述了參加少年中國學(xué)會(huì )和北大平民教育講演團的一些事情;君展回顧了在周南女校讀書(shū)時(shí)加入新民學(xué)會(huì )和驅逐軍閥張敬堯運動(dòng)的往事,以及一九二一年君展赴法勤工儉學(xué)在上海候船時(shí),毛主席約了許多新民學(xué)會(huì )的人在半淞園歡送并攝影留念的情景。故人敘舊,格外親切。隨后,毛主席風(fēng)趣地說(shuō):你們知道我這個(gè)人怎么會(huì )打仗呢?我是逢山開(kāi)路,遇水搭橋。大家都會(huì )意地笑了起來(lái)。

話(huà)題轉到了延安的生產(chǎn)和生活情況。毛主席告訴我們,經(jīng)過(guò)大生產(chǎn)運動(dòng),現在陜北人民的生活顯著(zhù)好轉,基本上達到了豐衣足食?;叵氤醯疥儽睍r(shí),生活是相當艱苦的。在北平的教授先生知道我們物資缺乏,還給我們送來(lái)了火腿、懷表和布鞋,真是令人感動(dòng)。這時(shí)君展才不得不把我們買(mǎi)東西給毛主席的經(jīng)過(guò)談出來(lái)。事情是這樣:一九三六年秋末冬初的一天,那時(shí)我們都在北平,徐冰、張曉梅夫婦來(lái)我家說(shuō):現在延安由于國民黨反動(dòng)派的封鎖,物資供應困難,日用品和吃的都比較缺乏,尤其沒(méi)有布鞋穿,大家都穿草鞋,也沒(méi)有懷表。我和君展聽(tīng)了這些話(huà),當即決定由我們拿錢(qián)去買(mǎi)些日用品和食品送給毛主席。徐冰同志還說(shuō):現在正有一輛卡車(chē)要去延安,要買(mǎi)東西最好趕快去買(mǎi)。于是君展與張曉梅同志兩人就到東安市場(chǎng)(即現在的東風(fēng)市場(chǎng))買(mǎi)了一些火腿、懷表、布鞋等。東西買(mǎi)好拿走時(shí),曉梅同志問(wèn):要不要毛主席的親筆收條?我們說(shuō):這么一點(diǎn)東西還要毛主席親自開(kāi)收條?不要,不要!席間,經(jīng)君展這么一談,毛主席說(shuō):“??!原來(lái)那些東西還是你們送的呀!早就收到了,讓他們吃了,用了,我也吃了?!鼻安痪?,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的同志來(lái)訪(fǎng),帶來(lái)了當年毛主席收到我們贈品的回信復印件,信的內容熱情洋溢,令人深受鼓舞。四十七年之后拜讀之下,倍感親切,更增加我們對毛主席的懷念。

我們當時(shí)還向毛主席匯報了民主科學(xué)座談會(huì )的情況。毛主席勉勵我們說(shuō):既然有許多人參加,就把座談會(huì )搞成一個(gè)永久性的政治組織。我說(shuō):我們也在考慮這樣做,不過(guò)擔心成立組織人數太少。毛主席指出:人數不少,即使少也不要緊,你們都是些科學(xué)文教界有影響的代表性人物,經(jīng)常在報上發(fā)表發(fā)表意見(jiàn)和看法,不是也起到很大的宣傳作用嗎?經(jīng)過(guò)毛主席這樣一番指點(diǎn)和推動(dòng),我們受到很大的啟發(fā)和鼓舞,決心把座談會(huì )改組成一個(gè)永久性的政治組織。

這天,同桌午飯的有:周恩來(lái)、華崗、熊子容同志,還有兩位同志,我記不起是誰(shuí)了。我們?yōu)檫@樣的歡聚高興,又為毛主席深入虎穴擔心。所以當我們向毛主席告辭時(shí),君展說(shuō):重慶氣候不好,山城不可久留,早作歸計為好。彼此心領(lǐng)神會(huì ),一笑而別。

一九四五年九月三日,日本簽字投降,全國各地慶祝勝利。民主科學(xué)座談會(huì )的朋友們,在重慶青年會(huì )舉行了一個(gè)盛大的座談會(huì )。會(huì )上有的同志提議,為紀念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偉大勝利,把座談會(huì )改為九三學(xué)社,成為永久性的政治組織。大家一致贊成,當時(shí)就成立了九三學(xué)社籌備會(huì )。一九四六年五月四日,九三學(xué)社在重慶正式成立,并發(fā)表新聞?dòng)谥貞c《新華日報》上。九三學(xué)社籌備期間,為爭取國內和平與民主,反對蔣介石集團陰謀破壞舊政協(xié),進(jìn)行了不懈的斗爭。

一九四六年十月,九三學(xué)社中央遷到北平,在重慶、成都、上海、南京分別成立分社。這期間,“九三”密切聯(lián)系一批進(jìn)步的和中間的教授及其他高級知識分子,做了不少工作。社中央遷到北平后,與中國共產(chǎn)黨加強聯(lián)系,同各民主黨派及其他民主人士一起,擁護并宣傳共產(chǎn)黨的方針、政策,反對蔣介石集團的反動(dòng)統治,在“反對獨裁,反對內戰”的口號下,配合各地的抗暴運動(dòng)、反饑餓反迫害運動(dòng)、反扶日運動(dòng)、爭取北平解放運動(dòng)等,做了很多工作,在民主革命中起了積極的作用。一九四九年一月,北平圍城期間,九三學(xué)社發(fā)表宣言,響應毛主席的八項和平主張,擁護召開(kāi)新政治協(xié)商會(huì )議。

一九四九年一月底,北平解放。同年六月十五日,新政治協(xié)商會(huì )議籌備會(huì )在北平舉行。我代表九三學(xué)社參加了這次會(huì )議。當時(shí),毛主席授意周恩來(lái)同志,讓九三學(xué)社向新政協(xié)籌備會(huì )寫(xiě)一報告,說(shuō)明九三學(xué)社做了哪些工作。后來(lái),由我和其他四位同志署名寫(xiě)了工作報告,由中國大辭典編纂處印刷廠(chǎng)排印數百份,送交新政協(xié)籌備會(huì )與會(huì )代表人手一份。從此,九三學(xué)社參預了新中國的建立,正式成為我國的民主黨派之一了。

新中國成立后,九三學(xué)社成員中有些同志認為,九三學(xué)社已經(jīng)完成了它在民主革命中的歷史使命,提議可以解散。我們醞釀解散的時(shí)候,毛主席正在蘇聯(lián)訪(fǎng)問(wèn)。先是沈鈞儒先生領(lǐng)導的我也參加的人民救國會(huì )也要解散。因為救國會(huì )的成員都在北京,大家同意解散,簽名后就解散了。而九三學(xué)社成員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南京和重慶。當時(shí)重慶尚未解放,我們與重慶的社員一時(shí)聯(lián)系不上,還作不出解散的決定。及至將要商討作出決定時(shí),亦即一九五○年二月間,毛主席回到了北京。當他聽(tīng)到救國會(huì )解散時(shí),很為惋惜地說(shuō):救國會(huì )是進(jìn)步團體,不應當解散。又聽(tīng)說(shuō)九三學(xué)社也要解散,當即表示不同意,并由中央領(lǐng)導同志傳達了他的意見(jiàn)。中央領(lǐng)導同志向我們闡述了民主黨派在新中國成立后的地位和作用,指出九三學(xué)社不但不能解散,而且還要繼續發(fā)展。從此,九三學(xué)社不但繼續存在而且有了新的發(fā)展。三十多年來(lái),在中國共產(chǎn)黨的領(lǐng)導下,在推動(dòng)成員做好崗位工作,努力為祖國建設服務(wù),在社會(huì )主義革命和社會(huì )主義建設事業(yè)中,起到了黨的助手作用,作出了貢獻。

值此紀念毛主席誕辰九十周年之際,回顧九三學(xué)社發(fā)展的歷史,使我們益發(fā)懷念毛主席,懷念他在革命的統一戰線(xiàn)中的豐功偉績(jì)。上述事實(shí)表明,沒(méi)有中國共產(chǎn)黨的領(lǐng)導,沒(méi)有毛主席的親切關(guān)懷,九三學(xué)社的成立和發(fā)展是不可能的?;叵氘斈辍熬湃背蓡T不足百人,而今在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下,在“長(cháng)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方針的指引下,經(jīng)過(guò)長(cháng)期的努力,它已經(jīng)發(fā)展成為一個(gè)有一萬(wàn)多名成員、以高級知識分子為主的民主黨派了。最近胡耀邦同志講過(guò)兩句話(huà):“毋忘團結奮斗,致力振興中華!”我們一定要響應黨和國家的號召,推動(dòng)九三學(xué)社廣大成員振奮精神,貢獻自己的知識和專(zhuān)長(cháng),為實(shí)現祖國四化大業(yè),為振興中華,作出應有的努力,以不辜負毛主席對我們的關(guān)懷和期望。

(本文系許德珩為紀念毛澤東誕辰九十周年而作,原載于1983年12月14日《人民日報》)